筛选: 关爱残疾学生论文 论文学术期刊网 医学会论文 英美文学类论文 学术不端论文 医学生论文范文 高中语文学科论文 外国文学作品论文 关于机械的论文 论文致谢学校

【专科生论文】简谈在焦灼与惶惑中的精神突围——残雪文学观的内在景观(论文范文题目)

星级: ★★★★ 期刊: 优秀作者:吴投文浏览量:5149 论文级别:高评本章主题:残雪和纯文学原创论文: 5156论文网更新时间:10-30审核稿件编辑:Gabriel本文版权归属:www.5156chinese.cn 分享次数:4002 评论次数: 4447

导读:在焦灼与惶惑中的精神突围——残雪文学观的内在景观是一篇关于残雪和纯文学方面的论文前言,适用于本专业专科生和本科生以及硕士研究生在撰写毕业论文时阅读参考借鉴,希望对学生们的论文写作启到帮助。

吴投文

摘要:残雪一直标举“纯文学”的文学观,在“实验文学”的路径上进行深入的探索.在残雪创作的整体研究上,需要深入其文学观的内在路径,全面把握其文学观与创作之间的复杂关联.残雪的文学观有着极端的形式,有她自成一套的语言系统,传统文论的范畴与边界在此全部失效,但仍然有着明确的观念表述.

关键词:残雪;“深层现实”;“纯文学”;“自动写作”

在中国当代文坛,残雪是一个独特的存在.残雪一直标举“纯文学”的文学观,在“实验文学”的路径上进行深入的探索,她的作品就是“实验文学”的有效实践,是为“真正有精神追求的高层次的读者而写作的”①.另一方面,我们要注意到,残雪的创作量相当大,从1985年开始发表作品,至今已有近80种作品集面世,其中在国外翻译出版二十余种.这也说明她的“实验文学”并不缺少读者,尽管她的作品并不是流行的畅销书,但在国内外都有一批忠实的读者.残雪是一位在国际文坛具有影响力的中国作家,在国外颇有一些持续关注其创作的研究者.实际上,残雪又是一位非常复杂的作家,加之于她头上的“现代主义”、“先锋文学”、“新实验”等标签只能涵盖其创作的某些方面,尽管对其创作的深层结构也有一定的阐释效果,但在残雪创作的整体研究上,也需要深入其文学观的内在路径,全面把握其文学观与创作之间的复杂关联.在此一背景下,对残雪展开全面系统的研究,对于揭示其创作的独特价值具有重要意义.

一个首要的问题是,残雪文学观的核心与实质是什么?从1990年代中后期以来,残雪在投入小说创作的同时,她对文学的本体思考也处在一个逐步深入的过程之中.她以一个小说家的身份,以自觉的理论意识,以特殊的文体形式思考文学的深层问题.这体现在她大量的读书随笔中.残雪的读书随笔创作量很大,先后结集出版的有《灵魂的城堡—理解卡夫卡》、《解读博尔赫斯》、《美丽南方之夏日》、《地狱中的独行者》、《艺术复仇

本篇简谈在焦灼与惶惑中的精神突围——残雪文学观的内在景观论文范文综合参考评定如下
有关论文范文主题研究:残雪方面的论文前言大学生适用:课程毕业论文
相关参考文献下载数量:318写作解决问题:写论文前言
毕业论文开题报告:专科生论文选题职称论文适用:职称论文格式模板
所属大学生专业类别:残雪方面论文前言论文题目推荐度:最新选题
》、《永生的操练》、《辉煌的裂变——卡尔维诺的艺术生存》、《残雪文学观》等.有研究者指出,残雪1995年开始对自己的文学观与创作实践进行梳理,暂时停下小说创作,专心致力于文学评论,“对西方经典文学作品进行评述,评的是别人的作品,讲的是自己的创作观念和感受,在品评中吸收营养.在苦闷和彷徨中,先辈的亮光鼓励着她继续走下去.”⑦确实如此,残雪在创作的瓶颈期,借助对西方现代经典作家所做的深入解读,具有“在焦灼与惶惑中的精神突围”的性质.在这些读书随笔中,残雪对卡夫卡、博尔赫斯、但丁、莎士比亚等伟大作家所做的文本分析是非常透彻而充满个性的,迥异于传统的批评模式.她往往从自我的观察视点切入这些作家的深层精神结构中,她的文本分析同时也是一种孤绝的精神突围,与她自己的创作具有对照的意义.因此,她的这些读书随笔所呈现出来的全新阐释具有一种几乎骇人听闻的惊悚效果.这实际上是她另一种形式的小说创作,她不满足于对这些作家进行言而有据的注释,而是在对话中延展出自己对文学的深度理解,并进而呼应现代性语境下人类灵魂的普遍挣扎.就此而言,她的这些读书随笔具有“改写”的性质,但此一“改写”并非灵魂的盲动,而恰恰是灵魂的生长和对大师们的精神呼应.

残雪为什么要写如此之多的读书随笔?这在成熟的作家中是极少见的.一般而言,成熟的作家更眷顾自己的创作经验,更容易陷入由疏离前辈大师的精神处境所形成的自我幻觉中.这一猜测并非全无依据.成熟的作家如果后继乏力,往他们的深层创作心理追究,多数可以归结到缺乏与前辈大师的深度对话所形成的内在精神桎梏上.这在残雪却不是一个问题.在1990年代后期,她的创作所显示出来的先锋性质已经凝聚某种难以摧折的耐力和锋芒,在同时代的先锋作家纷纷转向传统寻求创作资源的时候,她却是义无反顾地在西方文学的“后现代”传统中吸取源头活水.这在她既是一种创作的快乐,也是一种创造的活力,她丝毫没有纠结于其中的痛苦,毫不妥协于中国自身的文学传统.我以为,这也是她在精神层面上特立独行的“炫舞”.残雪对中国传统文学的指责非常严厉,认为中国传统文学因缺乏现代性的维度而难以摆脱“平面化”的窠臼.她认为,“中国古典文学是平面化的文学.作为人的文学,作为有层次的精神产品,这个源头还是在欧洲.”③她还说:“现代性,就是作为一个现代人,人格的分裂,一定要分裂,不分裂,就不是现代的东西,痛苦啊,迷惑啊,纠缠不清啊,这就是现代.像中国古代的人,哪里会有什么自审,所以只能是西方的.”④现代性已经内化为一种基本人格,在残雪的文学世界中具有价值坐标的意义.她的决断就在这里,决绝地与自身的传统进行切割,毫不顾及来自文学界的指责.也正是在这里,残雪的文学观具有非正统的性质,或者说,她的文学观没有封闭于在自身的文学传统之中,而是着意在现代性视野中对接西方文学的先锋特质.在这方面,她的固执是超出于所有中国当代作家的,这也使她的文学观孤立于中国当代文学的“正当”语境,显示出某种卓异的先锋眼光.当然,残雪对于传统的态度并非是公正的,她的片面既使她获得一种独到的深刻,也使她饱受孤立,被排斥在中国当代主流文学之外.作为一种“补充性”的文学事实,残雪的创作被看作是一种边缘化的美学追求

本篇在焦灼与惶惑中的精神突围——残雪文学观的内在景观原创地址:http://www.5156chinese.cn/hanyuyanwenxue/575639.html

,她的文学观也被看作是离经叛道的,甚至被看作是一种野蛮的文化自我殖民,被正统的文学理论贬为“无根”的纸花.这一代价表明,残雪之于中国当代文学,实质上也包含着她与主流文学观之间的相互疏离,主流的文学观看她的眼光,在疏离的后面有一种隐隐的敌视;她看主流文学观的眼光,在疏离的后面有一种漠然和明显的鄙视.这两种文学观根本上就是无法相通的,相互不妥协,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交流与沟通,因此,残雪创作的“小众化”在短期内不太可能改观,而她的忠实读者却坚定地支撑她近乎 性的美学突围.实质上,残雪是在“修正”的意义上丰富中国当代文学的一翼,她的文学观也具有“修正”的性质,但在中国当代文学的固化秩序中,她的强行突破仍然需要时间的验证.对一般读者来说,残雪的创作既有近乎冷漠的符号化的一面,也有符号化所带来的某种召唤作用,因此,她的“小众化”尽管小,却也并非是完全固定的,也难以抑制其逐步扩大的趋势.

结合残雪的读书随笔,同时透过残雪的大量小说作品和文论、访谈等,可以发现,尽管残雪的文学世界是混沌莫辨的,但她对自己的文学观并没有刻意神秘化,而是一直张扬“实验文学”的创作路向.坚守文学的精神维度,强化文学的实验色彩,是残雪创作的一个显在标记,也是其创作的基本内核.她的文学观与展现和揭示人类的灵魂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通过探测人类灵魂的幽微、幽深、幽昧之境,把握人类的基本精神处境.与此相联系,她对传统的现实主义颇多责难,认为现实主义停留于对人类生活的外在表现上,不能有效解释和洞察人类灵魂的复杂和深度.对此,她的态度是非常坚决的,与现实主义几乎毫无兼容的余地.她的创作是坚定地排除现实主义表现方式的,竭力拆解现实主义对创作的精神束缚.残雪经常对中国当代文学提出非常直率的批评,可能是过于直率和严厉的缘故,被一些人看作是中国文坛的“乌鸦之声”,她毫不掩饰自己失望和鄙视的态度,亳不妥协地疏离中国当代文学主流的谱系之外.但残雪的这种态度并不是表演性的,而是基于其文学观的内在选择.她的文学观既排除现实主义文学的社会学与政治学取向,不满足对文学进行肤浅的社会学与政治学阐释,也排除一般性的现代主义文学的技术路线,不满足择取现代主义文学的部分技巧而疏离其精神实质.她在创作中表达的观念尽管有一层坚硬的外壳,但透过人物与“现实”的变形与扭曲,可以发现,她所表达的观念也是“实体性”的,或者说,她所表达的观念具有确切的“现实感”,并不是从西方固有的文学观念中衍生出来的替代品,而是契合中国本土的深层心理现实.残雪笔下的人物形象尽管是极度扭曲和变形的,她笔下的环境也是如此,往往呼应人物的极端性,显示出一种内置于中国本土“魔幻现实”的真实性,具有浓烈的中国心理气质.反映到残雪的文学观上,作为对现实的抗拒,她着意强化由现实的深度变异所带来的魔幻心理形式.因此,残雪的创作看起来是“反现实”的,却反映出中国本土现实最真实的一面.就此而言,她与传统现实主义未免没有相通之处.这大概就是她的“美学辩证法”.另一方面,残雪的文学观有着极端的形式,对中国传统文论是反叛性的,有她自成一套的语言系统,在中国本土难免水土不服.确实,她的文学观具有非常强烈的心理现实色彩,她的表达方式有时是近乎自语的,传统文论的范畴与边界在此全部失效,但仍然有着极为明确的观念表述.残雪的语言系统覆盖着深切的来自现实的忧虑,但却决绝地断绝与现实的外在联系,而专注于挖掘现实后面的深层心理形式.

这就需要回到残雪自己的表达上来,求证其文学观的内在路径.残雪把自己的表现对象明确定位为“深层现实”,这表明她对社会现实的观照有自己的独特视角.她把现实世界分为“表面现实”与“深层现实”,这并不出乎意外,这与她对文学审美本质的理解是联结在一起的.残雪说,“我要写的是深层的东西,不是表面的现实,那个表面的现实跟我要写的东西没有多大关系.”⑤显然,“深层现实”是指社会现实在人类心灵上的折射、投影与变形、变异,并非“表面现实”的实在状态.对此,她有一个更明确的表达:“我要写的东西不在大家公认的这个世界里.它在哪里呢?那个另外的世界?我两眼茫茫,但我内心在跃跃欲试.通过不懈的、有点神秘的写作,(我知道)它在地平线之外,我的有限的视力看不到的地方;它在深而又深的,属于灵魂的黑洞洞的处所;它在世俗之上,虚无之下的中间地带.”⑥从根本上说,残雪创作的聚焦点是人类的精神现象或者“精神现象学”.在她的文论中,触目所见“内在的世界”、“心灵世界”、“精神世界”、“潜意识”、“灵魂的世界”、“精神的层次”等词组和表达方式,这些都涵盖在“深层现实”这一术语中,负载着她对人类精神现象的独特观察眼光.但如果仅仅停留于此,残雪还不足以把自己与其他作家区别开来,因为“深层现实”对现代主义作家来说,不过是一个基本的创作事实,关键是把“深层现实”转化为文学审美形式的实践程度,并且呈现出一个作家独特的精神形式,这才是对一个作家的真正挑战.恰恰在此,残雪的勇气表现得相当彻底,她是从根本上拒绝“表面现实”的,所谓“民族经验”、“地域性”、“写实”等现实主义文学范畴所要求的写作精义,她全部一屑不顾,她的创作敏感全部凝聚在人类精神世界的混沌与幽暗上.她的创作在风格上完全抵触现实主义文学的清晰度与完整性,她的文学世界往往在飘忽的、碎片化的场景中展示人物如临深渊的精神处境,明显区别于现实主义文学的艺术逻辑.比如,《苍老的浮云》里虚汝华让腹腔里的芦秆燃烧,《污水上的肥皂》里母亲化作一盆冒着肥皂泡的污水,而在《思想汇报》里,发明家A三十多年一直从事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发明,“用一根比头发丝略粗的特制的针,在一个鸡蛋壳上钻出五千至一万个洞眼来”.这些荒诞的图景并非是残雪刻意虚构的,尽管这些在现实中确实不会发生,但在人类的精神内部却是另一种“现实”.这是由人物的基本处境所决定的,在现实的挤压和逼迫下,这些人物往往消遁于自己的内心世界,用内心的处境代替现实的真实图景.这就是残雪创作的残酷的真实性.实际上,她所剥离的恰恰是人物在现实中的真实处境.残雪把现实中的具体真实转化为荒诞中的抽象真实,无疑具有放大的效应,更能透视人物生存的悲剧性.这可能来自存在主义哲学的启示,却包含着残雪贴近现实的真实忧虑.在某种程度上,她的忧虑是一种延展在其创作中的精神性背景,她笔下所有的人物都活动在这一背景上,也都在这一背景上失去生命的完整性和生存的应有价值.这就是残雪的犀利.她自己在“深层现实”中所扮演的角色几乎从未显出原形,但她笔下所有的人物身上都有一个残雪式的烙印.这些人物是其他作家不可重复的,残雪创作的价值也正在这里.当然,在另一方面,针对她的巨大争议也来源于此,她笔下的人物是否独立于西方现代主义文学的人物谱系,是否在此一人物谱系中有属于残雪自己的清晰的面孔?这倒是一个问题,可以在残雪的文学观中找到若明若暗的答案.

在残雪的文学观中,“深层现实”和“纯文学”紧密联系在一起,这是一个合乎逻辑的构架.“深层现实”是一个晦暗的精神领域,属于“艺术自我”的用武之地,“表面现实”则是“日常化的、看得见摸得着的现实生活”,属于“日常自我”的盘踞之地,“深层现实”虽是“表面现实”的某种折射,但两者之间并不具有必然的联系.在日常生活中,“日常自我”压抑和抵制“艺术自我”的纯粹性,使其符合日常生活的庸常状态而显得“正常”,但在文学与艺术创作中,作家和艺术家必须将“日常自我”尽可能调低,抑制在“艺术自我”可以忍受的限度之内,恢复“艺术自我”的真实性和创造力,激发“艺术自我”丰富和健全的感受性,在直觉中抵达生命的幽暗和幽深之处,呈现出现代性语境下生命形态的丰富性和人类复杂的精神境况.残雪说:“我从来都是这样的目标,我要把最底下的东西,说不清楚的东西,把它原汁原味地复制,博尔赫斯所说的那种复制,copy,那种东西copy不是对世俗现实的copy,而是对里面的、看不见的、黑暗的东西的复制的能力,我觉得我自己有那种能力,我要把东西复制出来,然后端出来,让大家看看,总有一天会有人发现里面的结构.”在残雪的夫子自道中,“深层现实”是“里面的、看不见的、黑暗的东西”,这是现实主义创作往往无能为力的地方,却恰恰是“纯文学”可以恣意张扬作家创作个性的领域.残雪的创作具有强烈的“白夜梦”特征,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忠实地实践“纯文学”的结果.

那么,何谓“纯文学”?这在残雪的文学观中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概念,几乎联结着残雪文学观的各个侧面.此一概念是需要在残雪自身的创作语境中进行辨析的,她的“纯文学”观念也是疏离于中国当代文学语境的.显然,残雪的“纯文学”与我们通常所谓之“纯文学”具有显著的差异,是她结合自己的创作经验,进行移花接木的结果.在中国,“纯文学”概念是在1980年代反对政治干预文学的背景中提出来的,带有某种意识形态色彩,但真正进入批评家的视野,落实为一种行之有效的批评策略,并泛化为文学的标准和批评的标准,还要在更晚一些.这在很大程度上源于这一概念的模糊性,很难赋予确切的美学定位.不过,就比较宽泛的意义而言,“纯文学”是指一种人们理想中的“纯粹”的文学,这种文学“更加关注语言与形式自身的意义,更加关注人物的内心世界——因而也就更像真正的‘文学’.”由此,从“纯文学”概念中延伸出强调文学审美自足性与文学审美特质的批评标准,赋予“纯文学”某种形而上学的性质;另一方面,由于1980年代以来的“先锋文学”往往聚焦于文学形式的探索和人物内心镜像的呈现,被作为一种主要的文学实践填充到“纯文学”的概念之内,因此,先锋文学的审美特征被固化为“纯文学”的某种内在要求.尽管很难对“纯文学”的界定达成共识,但“纯文学”作为一种文学事实又很难被屏蔽在人们的视野之外,因此,针对“纯文学”的争论也就反复回潮.这正是“纯文学”留下的理论后遗症,往往牵扯到一些与此相关的理论命题,也引起很多作家的疑虑而参与辩解.在2001年由批评家李陀引发的那场“纯文学”讨论中,残雪有一篇回应性的文章《究竟什么是纯文学》,代表她比较系统的思考.她在此文中对“纯文学”有一个大致的限定:“在文学家中有一小批人,他们不满足于停留在精神的表面层次,他们的目光总是看到人类视界的极限处,然后从那里开始无限止地深入.写作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不断地击败常套‘现实’向着虚无的突进,对于那谜一般的永恒,他们永远抱着一种恋人似的痛苦与虔诚.表层的记忆是他们要排除的,社会功利(短期效应的)更不是他们的出发点,就连对于文学的基本要素——读者,他们也抱着一种矛盾态度,自始至终,他们寻找着那种不变的、基本的东西,像天空,像粮食,也像海洋一样的东西,为着人性(首先是自我)的完善默默地努力.这样的文学家写出的作品,我们称之为纯文学.”应该说,残雪的“纯文学”观念也不是凭空产生的,与当时文学界普遍纠结于此的“纯文学”理念有某些相通之处,但她走得更远,她完全是从精神世界的内部观察者这一视角来阐释“纯文学”的本质和要义的.她悬置“表面现实”的合法性,一再声称,“我从来不描写表层现实生活,那不是我的领域”,而张扬一种救赎性的灵魂探险.在她看来,“纯文学”就是作家深度灵魂探险的产物,与“表面现实”和“精神的表面层次”没有直接关系,是把自身的生命体验注入人类的命运共同体中以取得精神上的同声相应与同气相求,指向人类普遍性的生存境遇,凝视人类隐秘的精神结构.正如川端康成所说,“人若过分相信现实的形态、现实的界限,就不能产生深刻的艺术.认为人生就是现实世界的想法,容易招致精神沉沦的危险.只有对现实投以强烈的凝视目光的人,才能窥视灵魂的深渊.”这也正是残雪赋予“纯文学”的实质内涵所在.她说:“在我看来,纯文学是一种特殊的精神产物,它的触角伸向灵魂内部,它所描绘的是最普遍的人性.”经由“纯文学”的路径探测“最普遍的人性”,这恰恰是残雪创作的水到渠成之处.

接下来的问题是“纯文学”的实现途径,如何把自己的“纯文学”观念转化为有效的创作实践,这正是残雪创作所面对的险境.残雪一再声称自己的写作并不纠结于创作本身的难度上,“写出上一句,还不知下一句在哪儿.完全没有构思,也没有提纲.”她可以随时终止手头的创作去做另一件事情,也可以随时从另一件事情回到创作上来,她从未像其他作家那样苦恼于这种转换的波折.这就是残雪所津津乐道的“自动写作”,她是把“纯文学”所要求的审美空间和“自动写作”所内含的“原始冲动”紧紧联结在一起的.“自动写作”并非新奇事物,其实质是一种不受理性意识控制的写作行为,理论基础是弗洛伊德的无意识理论,要求作家摆脱理性的控制而直接触及自己的审美理想.在法国超现实主义作家那里,“自动写作”经过布勒东的大力推广而成为一种基本的创作方法.无疑,残雪的“自动写作”来源于此,但仍然有其特殊性.残雪在谈到自己的写作状态时说,“我不要任何技巧,只凭原始的冲动去‘自动写作’.我每天努力锻炼,使自己保持旺盛的精力.然后脑海空空坐在桌边就写,既不构思也不修改,用祖先留给我的丰富的潜意识宝藏来搞‘巫术’.这种高级的巫术,我打算搞一辈子.”按照残雪的表述,“自动写作”是对无意识内容的直接呈现,实际上是把写作的快乐转化为写作本身,但这一写作过程又并非是随意为之的,而是“内心升华的过程”.残雪对这种写作状态有比较辩证的看法,“有一股情绪,但是不能很清楚说出来,那股情绪要用很强的理智把自己控制住,控制在非理性的状态中去

在焦灼与惶惑中的精神突围——残雪文学观的内在景观
残雪和纯文学论文前言

创作,如不控制很可能出现理性的东西,我的作品要完全排除理性.”

可见,在残雪的“自动写作”中,理性

怎样写残雪专业专科生论文
播放次数:3032 评论人数:318

与非理性纠结于一种悖论的状态,需要用理性的方式完全排除理性,以保证在创作中充分摄取非理性的创造能量.这样,在写作的过程中,作家的创作思维是充分内在化的,其内心图景直接呈现在文字上,就是“纯文学”的生动形态.对此,残雪有一个很好的表述,“我本人的经验,是放弃表面的理性判断,让作品中那些触动自己的迷惑点引领着感觉不断深入,反反复复地停下来,然后借助自己的人生体验起飞,向陌生的领域突进,将判断、辨认留在以后,让其自然而然从感觉中升华,凝聚成新的理性.在这个过程中,作品中的语感是首要的,一定要紧紧跟上作者心灵的暗示,才不会被那 的、不知要冲向何方的浪涛甩下.这是意志力的较量,也是生命力的测试.”残雪所谓“新的理性”,实际上正是非理性呈现出诗意化的凝定状态,因此,在残雪的“自动写作”中,理性与理智是沉淀于非理性之中的,在创作中虽不是完全排除,却也是处于极度的抑制之中,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转化为无意识的一部分.正是在这里,残雪的“纯文学”实验才成为可能,“自动写作”才能真正落实到纯粹而充满创造性的深层精神结构之中.残雪的文学观具有非常复杂的维度,她的“纯文学”实验覆盖着她的几乎全部创作,扭结着中国当代先锋文学的创造精神,同时也以其艺术方式上的彻底反传统而成为一个巨大的争议对象.

[ 参考文献 ]

1、解读卡夫卡式迷惘—残雪与卡夫卡小说比较研究 (湖北国土资源职业学院,湖北 武汉 430090) 针对目前残雪与卡夫卡小说比较研究情况, 本文另辟蹊径, 从两者意识形态构建下的新荒诞主义风格及传统母性缺失下的人性恐惧来解读其文学

2、瑞士采尔马特:学习滑雪与观景胜地【环球网综合报道】据英国《每日邮报》9月27日报道,很多想要学习滑雪的人对于滑雪地点的选择并不十分擅长。鉴于此,经过精心研究,我们为您遴选出了采尔马特这一旅游景点,其为瑞士最富盛名的山地度假胜地,且在

此篇论文浏览归纳:熟读此篇有关残雪和纯文学方面的论文前言后,对学生们在撰写本科和硕士毕业论文研究生以及专科毕业生论文残雪相关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论文格式以及文献综述模版时会起到帮助。

本篇有关残雪和纯文学毕业论文范文免费供大学生阅读参考-点击更多803806篇残雪和纯文学相关论文开题报告格式范文模版供阅读下载
延伸阅读: 学科类论文文学概论论文题目学位论文学术评价党校培训毕业论文学术毕业论文医学生毕业论文范文本科学位毕业论文文学方面论文小学英语学科教学论文英美文学论文题目
论文题纲格式 论文投稿给编辑部留言 护理管理学论文 小学体育论文选题 地理建模论文 技术论文投稿 百篇博士论文 中职计算机教学论文 纺织品贸易论文 人口经济学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