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选: 关于美丽乡村论文 乡村道路方面的论文 有关美丽厦门的论文 永川乡村论文 最美乡村论文 乡村建筑论文 乡村行政管理论文 乡村医生论文 乡村旅游论文摘要 全科医师论文

【学年论文】有关另一曲严峻的乡村牧歌——读罗伟章的长篇小说《世事如常》(论文范文资料)

星级: ★★★★★ 期刊: 国家级期刊作者:唐樱芝,周晓风浏览量:4106 论文级别:热门本章主题:乡村和世事原创论文: 5156论文网更新时间:10-30审核稿件编辑:Jeffrey本文版权归属:www.5156chinese.cn 分享次数:2740 评论次数: 6543

导读:现在请大家一起欣赏本篇文章乡村和世事专业方面的毕业论文范文,为广大学生们写作毕业论文是提供参考帮助。

唐樱芝 周晓风

摘要:罗伟章的长篇小说《世事如常》以一种平淡的、不动声色的口吻讲述了回龙镇上的日常生活,揭示了乡镇生活的颓败和人性的裂变.古华的《芙蓉镇》着力强调极“左”的政治生活对和谐乡村的破坏,《世事如常》则不同,它的动荡是内在的,乡村的失落开始转向“人”本身,人性之“恶”的气息开始弥漫在乡村的各个角落,是“另一曲严峻的乡村牧歌”.小说不仅彻底打破了人们长期以来的对“乡村”与“农民”的想象性建构,还触摸到“人”的问题本身,探问到乡村精神文明的内部,展示了当下中国乡村的惊人变化.

关键词:罗伟章;《世事如常》;乡村;人性;颓败

古华的《芙蓉镇》1981年在《当代》甫一问世,旋即引起轰动.作者在该作品自序中把《芙蓉镇》称作是“唱一曲严酷的乡村之歌”①,35年过去了,依然是南方的一个小镇,同样描绘乡村生活,作家罗伟章发表在2015年第2期《红岩》上的《世事如常》却展示出另一番不同的风景,唱出了“另一曲严峻的乡村牧歌”.

一如常与无常:乡村生活的颓败

罗伟章是当今颇为活跃的青年作家.他的作品多以社会生活中普通人物的命运遭际为题材,着力揭示社会变革中人的精神世界的变迁.他的长篇小说新作《世事如常》则以新世纪乡镇生活为题材,从另一个角度展示了当今乡镇生活的真相.小说以回龙镇平静的乡镇生活为背景,以“我”(谢明)和妻子冉小花之间的爱情生活为线索,用第一人称的叙述视角写主人公对所居住的整个回龙镇上日常生活中大小事情的种种感受,竟然写出平静如水的回龙镇上五条人命的异常消失,最后以乡镇上颇有斯文的读书人李兴爬上高压线杆电死自己作为故事的 ,给人以一种惊骇的感觉.难道这就是当下的乡村生活?

从表面上看,回龙镇上的生活是平静、和谐的.街边有乘凉的大爷,“广场上撑起许多穹窿似的太阳伞,无事可干的老头子老太婆,在穹窿下面搓麻将,此外还有理发的,刷鞋的,掏耳朵的.”②如同现实中所有的乡村生活一样,回龙镇上的生活也一如既往,不仅一如既往的平常,甚至太过平淡和单调.小说在开篇第一段就坦诚了主人公对居住在镇上的这种日子的无趣:立秋已经十多天了,日复一日,连晨光都每天按时到来,不会早来或晚到一点,勿须证实,也能知道清溪河上的状况.生老病死、人情世故,每天发生在回龙镇街道上的事情都是不大不小不惊不奇,无非是何大盛开了家韩式烧烤店,邱波卖上了火锅,镇上挖出了战国墓群,三年前发大水从上游冲过来一条流浪狗……生活太过世事如常,以至于“我”觉着没意思.

然而,表面上看似如常的乡镇生活,在那些一地鸡毛的日子下面潜隐着无常的暗流.正如“我”后来所感受到的:“实在的,那是多么平常的一天啊,但不平常的预兆无处不在.”③这些看似如常实则无常的“暗流”既有乡村文化的失落、乡村秩序和价值规范的破坏、乡村人情的淡漠,也有在这些现象背后的乡村人性的扭曲和变异.在传统乡村社会里,乡村秩序是乡村人的一套约定俗成的做人规矩,是乡村人和事的判断标准.回龙镇人是崇尚武力的巴人后裔,高贵的血统使他们不屑于做盗贼,更不屑于对弱者(女人)下手.

不抢女人,不 女人,不骗取女人的钱财和肉体是回龙镇人历来的规矩.在乡镇人眼里,规矩比法律更让人信服.“多年以来,回龙镇上出过形形色色的罪犯,却从没出过盗窃犯和 犯.”④覃中安却越矩了,他受马婆婆资助多年,大学毕业后在全国各地流窜,专门骗女人,还让女人怀了孕.土地荒废,农民对庄稼的热情也消失了,镇上的人不再期望以勤劳换取更好的生活,人们的目标“像刀尖一样明确:钱”⑤.为了更轻松地赚取更多的金钱,于是冉小花的“北方馒头”是回龙镇产的麦子做成的,何大盛的韩式烧烤吃起来是满嘴川味儿,瘟猪肉、注水牛肉、锦鸡、野山羊到处贩卖,中石化与村干部“打交道”,小摊贩和 之间默契“勾兑”,严文炳为了获得高额拆迁赔偿硬是

原创出处:http://www.5156chinese.cn/hanyuyanwenxue/575651.html

在丈量前把自家的猪圈连夜砌到三层……随处可见的“恶”在乡村人眼里早已屡见不鲜,人们对此习以为常、津津乐道,甚而遗憾自己没有这样“天上砸馅饼”的机会,怨恨数千年前的死人断了他们的财路.

暗流总有一天会爆发成惊涛骇浪,“李兴事件”就是回龙镇上的那股巨浪.在整条回龙镇街道上,李兴显得不那么“和谐”.作为一个开包子餐厅的老板,他不好好想着怎么打理自己的生意,反而热爱看书,并且喜欢逢人就讲一通书中转来的道理,成为乡镇上少有的读书之人.为了看书,他的餐厅可以每天晚半个小时开门.这样一来开餐厅成了副业,看书却成了主业.对“我”而言,李兴是个影子般的存在,他执着地关注我内心最不愿意失去却已经失去的东西,比如书,比如信仰,令我有些恨他.他甚至按照理想主义的目标在众人眼里塑造自己,认为人总得要相信点什么,心狠手辣救不了世界,只有柔软才能拯救世界.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稍显迂腐木讷的读书人,却在五年前禁不住诱惑, 并杀死了醉酒的任小青(张大嘴失踪多年的大女儿).五年以后,李兴无法忍受内心的煎熬,终于爬上高压线杆自杀,并留下遗书袒露任小青失踪的真相.原来他之所以一再高谈“慈悲”和“信仰”,正是他杀人之后精神 备受折磨,渴望自己有罪的灵魂得到救赎的表现.这位乡镇上少有的知书达理之人却因守不住道德底线而作恶,使几乎所有对他有好感的人都受到莫大震动,也让人失去了对重建乡村秩序唯一的希望.

“李兴事件”让我们重新审视这个看似和谐实则潜伏着“恶”的乡镇,也让我们产生诸多疑惑:回龙镇街道上的生活是平静如常的,镇上的每一个人也都为正常的生活努力奔波.一切似乎都是那样合情合理.那又是什么导致了动荡,酿成了悲剧?这或许正是作家要从重重迷雾中给我们揭示的真相.小说事实上给我们描绘了一幅在和谐面貌下走向颓败的乡村生活图景.说到底,颓败的不是乡村生活,而是乡村生活中的人.平静与寻常的雾霭散去,裸露的是人性的荒原.传统的乡村在世俗的“恶”的压迫下,人的精神在悄然发生改变.《世事如常》所演绎的正是现代乡村内部的善与恶的冲突,不幸的是“恶”的势力已经压倒了“善”的规约,进而演变为乡村生活的颓败.

问题的严重性在于,在作家的笔下,古华的《芙蓉镇》中,李国香、王秋赦之流的“恶”来自于乡村生活之外的“极左思潮”.一旦拨乱反正的大手将“极左思潮”翻转在下,乡村又复归于和谐和安宁.然而《世事如常》中李兴、覃中安等人的“恶”却来自颓败的乡村生活内部.当人们开始主动抛弃传统乡村 和道德约束,选择挤破脑袋去成为 动物,所有的言行就必然无所顾忌,包括杀人和自杀.回龙镇上世事如常中的暗流所激起的浊浪醒目地揭示了当今乡村生活的颓败,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

二轻松与沉重:不动声色的人性“荒原” 《世事如常》对回龙镇日常生活的诉说是以一种轻松、平淡和不动声色的口吻展开的.这种叙事姿态也与古华的《芙蓉镇》有很大的不同.在古华的《荚蓉镇》里,“极左路线”对农村带来的灾难常常被描写得极为严重而又沉痛.每到这时,作者的叙述不仅要写出人物命运的大起大落,而且还要伴以淋漓酣畅的议论以抒发由此而产生的强烈情感冲击.《世事如常》所表现的乡村生活的颓败不可谓不严重,由此所产生的情感冲击不可谓不强烈,作者却选择了一种“却道天凉好个秋”的叙事姿态,以轻松写沉重,不动声色地展示出回龙镇那片人性的荒原.

所谓人性的荒原,说到底,是人的自私、冷漠、贪婪,且丧失了道德底线.小说中回龙镇的人似乎也普遍陷入这样一种人性的荒原泥沼而难以自拔.回龙镇有着严重的“重男轻女”思想观念,因而在镇子上,剁掉女孩的一根手指以此充当残废,逃避罚款并非什么新鲜事.真正让人惊讶的是断指女孩们的态度.八岁的贵英是邱波的女儿,当“我”问及她连根断掉的左手食指时,她以小孩儿特有的天真的口吻,认认真真地说:“叔叔,我削苹果,这样削这样削(她用力地比划着),苹果皮没削下来,把我自己的指拇削断了.”⑥说完之后,她还会很羞涩地低一下头.贵英很清楚自己的手指是怎么断的,但她却理所当然地用纯真掩饰真相.重要的是她压根不认为自己在撒谎,她表现出来的真诚和羞涩让人感到悲凉.何况,她还只是个孩子.像贵英这样的女孩儿,在回龙镇随处可见,这不禁让人联想到鲁迅笔下狂人的呐喊:“救救孩子!”但罗伟章没有选择以夸张的笔触来处理乡镇生活的颓败,而是收起自己的犀利和尖锐,偏以一种平和、从容不迫的方式,从平淡的日常生活中剖开人性扭曲的种种图景.罗伟章这种独特的叙述方式是有其原因的,既与作家对他笔下的乡村生活题材理解的深入理解和开掘有关,也从一个方面显示了作家叙述风格的发展变化.

罗伟章的小说创作从一开始就始终关注他所熟悉并且挚爱的乡村和乡村中的人们.但在罗伟章早期的创作中,乡村生活大多还是一片模糊的背景,在苦难中挣扎的乡村人(包括仍在乡村过着艰难日子的乡村人和到城里打工的乡村人)是他作品主要关注对象,包括《我们的成长》中的乡村小学许校长和他的女儿许朝晖,以及《大嫂谣》中外出打工的大嫂.这些主人公都身受苦难生活的折磨,有的最终出入头地,更多的却始终未能改变生活困况,仍在社会的底层挣扎.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罗伟章的小说被评论家称作是底层文学,更有评论家直接推断罗伟章一定受过路遥作品的影响.

在罗伟章早期的这些作品里,乡村里的人们生活尽管十分艰难,却仍然保持了传统的人情世故,朴素的亲情友情成为支撑他们活下去的重要精神动力.在稍后发表的《白天黑夜》仍然讲述了乡村中的动人故事.故事的动人之处不仅在于小说主人公肖正兵弃恶从正,与芦花结为夫妻后的夫妻情谊和向善的人性光芒,还在于作品细致描写了夫妇二人与乡村里大强、刘海、狗宝这些朋友朴素的友情和乡村

本篇有关另一曲严峻的乡村牧歌——读罗伟章的长篇小说《世事如常》论文范文综合参考评定如下
有关论文范文主题研究:乡村方面的论文的要求大学生适用:毕业论文5000字
相关参考文献下载数量:1505写作解决问题:写论文的要求
毕业论文开题报告:学年毕业论文开题报告范文职称论文适用:职称论文怎么写,档案职称论文
所属大学生专业类别:乡村方面论文的要求论文题目推荐度:最新标题
,给人留下乡村生活的希望和眷恋.罗伟章的许多作品中始终有一个在场的“我”,“我”既是小说中的一个人物,是作家的叙述对象,同时也是小说中人物故事的见证者和讲述者.“我”不仅熟悉乡村中的一切,而且就是乡村农民中的一员.“我”熟悉乡村里的乡亲们,关切之情溢于言表.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作者对于乡村生活题材感知的深化,罗伟章笔下乡村生活描写在取向上发生了一些重要变化.

作家笔下的乡村屡次出现一个叫回龙镇的地名,更重要的是,作家笔下的“我”的情感态度也与此前有所不同.在《小镇喧嚣》里,作者多次提到回龙镇的衰落.这“衰落”以“我”亲眼目睹我母亲一家人为争夺一罐“反动军官”的外祖父遗留下来的金条闹得疯疯癫癫、四分五裂的故事作为印证,因为这件事使“我”现在只能摸到人情的冷,而摸不到人情的暖了.另一篇题为《回龙镇》的短篇小说则把回龙镇的颓败写得更为触目惊心.回龙镇上开烧烤店的蔡东染上了可怕的疾病,全身腐烂无法治愈,镇上所有的人都盼望蔡东早点死掉,惟有“我”(“我”这次的身份是镇上开诊所的医生)偶尔对他施以帮助,反而在这镇上显得极不和谐,成为小镇上人们嘲笑的对象,于是“我”决定离开这座小镇.小说最后写道,“我想,这时间不会拖得太长,最多再过一个季度,到明年春天就可以了.看蔡东那样子,他不可能活过年底.一旦他死去,所有人,包括我在内,都会眼不见心不烦,并很快将他淡忘.”⑦回龙镇已经成为一个麻木的场域.基于此,《世事如常》里的回龙镇成为人性的荒原就毫不奇怪了.

《世事如常》不仅把以回龙镇为代表的乡村生活描写成一副颓败不堪的样子,作者还进一步强化了此前已经开始出现的冷漠的叙事姿态,以一种平静而不动声色的叙述风格把回龙镇的故事讲述得平和而惊心动魄,充满艺术的张力.在小说中,我们似乎看到一位无所不知而毫无态度的故事讲述者.“我”从县文化馆辞职后,回到家乡回龙镇,买了一条差不多快要退役的采砂船当起了清溪河上的老板.三年后“我”提着一包价值不菲的礼物回到文化馆看望即将退休的老馆长.“当我把布包递给馆长,说是一点烟酒,不成敬意.馆长不停地推辞,十二分认真地推辞,像这是件不得不严肃对待的大事.他那种受礼时的拘谨,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了……我以为世界上再也没有这样的人.我不得不打交道的河务官,还有镇领导,包括部分县领导,也包括从我这里购买河砂的包工头,从来不把别人的礼当礼,因为他们觉得‘理’所当然.我感到馆长真是个古人了,他生活在古代.”

如若这些还只是鸡毛蒜皮的小事,的确不值得太动感情.但接下来仍然以不动声色的语气讲到何大盛女儿吸毒被父亲抛弃的故事,讲到回龙镇人满街的断指女性的故事,特别是讲到李兴突然电死的故事,令人有毛骨悚然之感.作者在对这些故事的叙述中不仅刻意把自己的叙述情感压制到“零度状态”,以便更“客观”地还原现实乡村生活的原生态,而且更以一种刻意的平淡和不动声色来展现隐匿在乡村生活中的“恶”的悄然蔓延,早已比当年的“新写实小说”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其中有一个关键性的构成要素,就是作品中的“我”的角色变化.在罗伟章此前的多数作品中,“我”的出现始终是一位与乡村有着密切关系的局外人.正因为“我”对乡村的深厚情感,因而被作者安排在作品里以一种感伤的和悲悯的眼光去观察乡村,诉说乡村,同时仍然对乡村的美好有所期待.然而在《世事如常》里“我”成了乡村中的一员,乡村中的种种善恶德行必有“我”的一份.作品中叙述者的这种身份变化无疑使小说在结构上进一步做到了布斯在《小说修辞学》⑨里所说的叙述者与作者有了共同的信仰.

罗伟章叙述风格的这种变化,也许让一些评论家对此感到遗憾.但正如许多作家都曾经说过的那样,生活本身比任何方法和技巧都更深刻影响了作家的创作.过去有一种大家熟悉的

乡村专业学年论文如何撰写
预览次数:2862 评说人数:1505

文学理论叫做“自然主义”,常常批评文学作品按照生活的本来面目和生活的本质描写生活,从而达到所谓革命现实主义的高度.提出这种说法其实是为了更直接地在文学作品中改变生活,但这既不符合社会生活的法则,更不符合文学自身的法则.文学无法直接去改变生活,文学也不应该去直接改变生活.所以陈思和教授避开这个说法,把那些“模拟社会,模拟自然,模拟生活本来面目”的表达方式称为“法自然的现实主义”,比如贾平凹的《秦腔》.陈思和坦言,他阅读《秦腔》的感受就好像在读一部日记,似读流水账,然而整部小说通读完后,就会感到中国农村和农村文化的衰败与颓亡非常令人震惊.罗伟章的《世事如常》又何尝不是令人震惊地写出了中国农村和农村文化的衰败与颓亡?我们这样说,当然不是把罗伟章的《世事如常》与贾平凹的《秦腔》等量齐观.《秦腔》对秦地文化有更为浑厚的描写,小说也因此更有历史感,所以贾平凹声称他要用《秦腔》给他的家乡立一块碑.相比而言,《世事如常》对巴文化的描写则显得单薄和缺少历史感,但这种“却道天凉好个秋”的姿态又何尝不是一种深刻的悲凉?

三理想与现实:“乡村神话”的终结

乡村,作为一个隐喻,一直是中国人心中的一片净土.诗意乡村,是“乡村叙事”不言自明的默契共识.“自现代中国以来,对乡村中国的颂歌几乎就是当代中国的主题曲.”“五四”时期,鲁迅将“乡村”和“农民”作为“封建中国”和封建制度、封建文化长期濡染的国民“劣根性”的象征,以冷酷尖刻的笔力进行文化批判.此后,以批判的眼光审视故乡,对乡土文明和农民中的麻木、愚昧、落后进行尖锐批判,并借以抒发乡愁成为“乡土文学”家们的主导倾向,乡村更多地表现为“故乡”,是身体与精神漂泊者的“家园”.正如丁帆在《中国小说史论》中所说的:“一般来说,和现代西方乡土小说所不同的是,中国的绝大多数乡土小说作家,甚至说百分之百的成功乡土作家都是地域性乡土的逃离者.”沈从文的“湘西小说”不过是其中的代表而已.

但新中国成立后相当长一段时间,由于阶级分析方法的普遍运用以及重新在主导思想上确立了革命文学中“小我”和“大我”的关系,一些评论家发现乡土文学对于革命逻辑具有某种腐蚀性,进而提出“革命不回家”的文学模式,导致乡土文学一度在当代文学中销声匿迹,直到“文革”结束后80年代伊始,汪曾祺、古华、以及高晓声等作家开始重新寻觅乡村“田园诗”.汪曾祺的《大淖记事》以散文化的笔调,民间化的叙事方式展现了大淖的自然,讴歌了巧云和十一子朴素的人性和人情之美.古华的《芙蓉镇》更是“寓政治风云于风俗民情图画,借人物命运演乡镇生活变迁”,把风俗民情描写与反思极左思潮联系起来,产生了异乎寻常的艺术效果.但这时期文学作品的乡土描写总体上仍然属于“伤痕文学”和“反思文学”潮流的一部分.一直要“到‘寻根’文学时期,乡土小说方才彻底告别社会学小说模式,完成乡土文学的一次重要的审美追求的蜕变”.

韩少功的《爸爸爸》、阿城的《棋王》、莫言的“红高梁”系列、王安忆的《小鲍庄》等以“文化寻根”为主题显示出深厚地域特色和乡土文化意蕴.在整个80年代到90年代,以路遥、莫言、张炜、陈忠实、贾平凹、刘恒等为代表的作家大都致力于乡村文化和乡村人性的书写.90年代到新世纪的“底层写作”,与之前的乡村小说叙事相比,显示出多一分的清醒与主动.这一时期以李锐、刘庆邦、关仁山、刘醒龙、曹征路、罗伟章等为代表的乡村小说开始转向对当下中国乡村发展的关注,乡土小说创作也因此发生重要变化.

我们发现,在以往的乡村小说中,农村的混乱与动荡,以及农民精神的裂变多是乡村生活之外的因素导致.这些“外在”因素包括天灾、战争、“极左路线”,以及混合着不加限制的金钱和权力的市场化浪潮等.在一百年来的中国社会现代化进程中,上述外部因素所构成的混合体对乡村生活的长期侵蚀和改造所造成的影响极为剧烈,终于导致乡村 的瓦解和乡村生活的颓败.这种瓦解和颓败或许有其必然的、不可逆转的一面,但我们仍然感叹它以惊人的速度和贪婪的姿态对传统乡村生活造成的破坏,从而导致“乡村神话”的终结.这些外在因素对于中国乡村的破坏最严重的还不在于种种天灾人祸对传统乡村形态的看得见的改变,而是那些似是而非的价值体系对于传统乡村 的看不见的改造.这种改造由最初的陌生和灌输到后来的内化和认同,终于成为乡村 蜕变扭曲的内在因素.

罗伟章的《世事如常》之所以值得我们重视,正是因为作家在一种从容不迫的叙述中深刻展示了当下乡村生活内在的颓败,那是一种自觉的选择,因而成为可怕的人性的沉沦.在罗伟章的笔下,乡镇里的人们经济生活虽然较过去有了

另一曲严峻的乡村牧歌——读罗伟章的长篇小说《世事如常》
乡村和世事论文的要求

提高,但乡村的存在和发展已经没有了内在依据,乡村 的解体更是成为普遍事实,乡村里的人们则成为了没有精神支撑的游走的魂灵.一旦有机会使他们恶魔附体,他们就会成为摧毁乡村同时也摧毁他们自己的巨大力量,而且这种已经衍生出来的随处可见的“恶”在乡村人眼里已经习以为常.这才是最让人无法释然的地方.小说中有一处富有反讽意义的细节描写,写“我”回到家乡经商以后,回龙镇上唯一的读书人李兴经常向我请教信仰问题.“信仰!老天,我真不愿把这个词说出口,我羞于说出口.我根本就不能跟它面对.每当李兴提起这个词,我简直都要有生理上的不适,骨头发胀,胃部痉挛,特别想上厕所.我总觉得他神经有点问题.”正是这位乡村读书人李兴制造了惊天杀人案!但李兴的问题不是神经有问题,而是他已经没有了为人的道德准则,而且李兴的问题也不只是他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当今中国乡村发展中具有普遍性的问题.惟其如此,问题才变得格外严峻.

陈晓明在评论贾平凹的《秦腔》时曾经注意到贾平凹描写乡村的萎缩——主要是精神的萎缩,认为这部被命名为《秦腔》的小说,更为内在的是表现乡土中国文化想像的终结.如若说贾平凹的《秦腔》是乡村神话建构的终结者,那么《世事无常》则不仅彻底打破了人们对“乡村”与“农民”的想象性建构,还触摸到当下中国乡村“人”的问题本身,展示当下中国乡村的惊天变化,唱出了另一曲严峻的乡村牧歌.

[ 参考文献 ]

1、政治文化视野中的乡村民间世界——浩然《艳阳天》的人物类型研究浩然的农业合作化小说《艳阳天》在政治文化视野的观照下,将特定时代乡村民间世界的乡村人物设置为正、反、中三种人物类型,隶属不同谱系。在塑造正面人物时存在后来“文革文学”创作中“三突出”的创作倾

2、乡村世界与虚拟世界——论日本动画“逆城市化”两极 王平 提要,日本动画中呈现的乡村世界、虚拟世界,以一种批判、反抗,矫治城市病症的立场和态度,和城市世界并立,有别于象征着现在维度的人类工业、制度文明的城市世界。乡村世界用过去的时间维度展

3、基于避世旅游视角下的乡村度假旅游研究 本文立足于我国旅游方式从观光旅游向度假旅游转变的过渡阶段,作为我国最有市场潜力的乡村度假旅游发展不容乐观,对此本文提出避世旅游概念,并分析其特征,为其发展提出开发战略。 一、引言

本篇文章阅读概述:这篇乡村和世事论文归纳了怎么写毕业论文的开题报告范文和论文标准格式模版规范以及学年乡村论文轻松撰写技巧有助于学生们阅读参考提高写作水平。

本篇有关乡村和世事毕业论文范文免费供大学生阅读参考-点击更多650619篇乡村和世事相关论文开题报告格式范文模版供阅读下载
延伸阅读: 云南乡村旅游开发论文关于清洁乡村的论文建设美丽云南的论文乡村旅游本科论文乡村旅游论文开题报告建设美丽厦门论文乡村规划设计论文乡村旅游论文大纲乡村企业管理论文美丽的乡村论文
怎样撰写毕业论文 中学英语两极分化论文 论文摘要是写什么 大学生正能量论文 浅谈农村教育教师论文 犯罪学年会论文集 髋臼骨折的护理论文 论文有哪些论证方法 电力专业英语中英论文 闽都文化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