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选:  学术论文打假方舟子 方舟子论文

【研究生论文】浅析魔幻、混乱与真实——对柯尔律治《古舟子咏》的阐释(论文范文资料)

星级: ★★★★ 期刊: 国家级期刊作者:李进超,潘道正浏览量:5150 论文级别:优质本章主题:舟子和水手原创论文: 5156论文网更新时间:10-28审核稿件编辑:Humphrey本文版权归属:www.5156chinese.cn 分享次数:2207 评论次数: 1888

导读:魔幻、混乱与真实——对柯尔律治《古舟子咏》的阐释是一篇属于舟子和水手的论文格式规范,免费分享给每一位正在论文写作的学生们阅读参考。

【内容摘要】柯尔律治的《古舟子咏》是一首带有强烈魔幻色彩的诗作,叙事层面非常混乱,读者从中很难做出合乎逻辑的理解.有批评家倾向于从政治 、宗教道德的视角进行解读,但柯尔律治本人并不赞同.伟大的诗篇是作者独特个人体验的产物,不具普遍性,不被理解亦属正常,能被读者感知并产生共鸣的是诗在整体上所显示出来的情感.《古舟子咏》无理的文本下面掩盖的是诗人的真情实感,理性无法理解之处,真情却能凭着想象达到人同此心的理解,实现感人至深的魅力.

【关键词】柯尔律治;《古舟子咏》;混乱;真实;阐释.

【作者简介】李进超,哲学博士,天津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主要从事美学、文艺理论研究.

潘道正,哲学博士,天津外国语大学国际传媒学院教授,主要从事美学、比较文学研究.

萨缪尔·泰勒·柯尔律治( SamuelTaylor Coleridge,1772-1834)是19世纪英国浪漫主义诗歌的代表诗人,关于他的诗歌,英国19 批评家斯托福德·布鲁克有一句广为流传的名言;“柯尔律治全部美好诗篇只有二十页,但是应该用纯金装订.”《古舟子咏》是公认的英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诗篇之一,是柯尔律治唯一完成了的长篇叙事诗.也是“他写的诗歌里最流行的一篇作品”‘列,绝对配得上黄金诗页.然而,这首诗也是文学史上最富争议的作品之一、可以说从出版之时起就引起了研究者极大的兴趣,且至今不衰.

然而,长期以来,对这首谜一样的长诗,国内的研究少之又少,为数不多的研究关注点也只有两个:一是基督教主题;二是生态批评.从基督教的视角来看,有学者认为,《古舟子咏》是对基督教原罪说和博爱教义的阐释;也有学者认为,这首诗阐释的是人与上帝之间的辩证关系,是人作为永远的流浪者的形象写照.从生态批评的角度来看,学者们的观点大致相近,即认为《古舟子咏》是英语文学中“最伟大的生态寓言”,隐喻了人类同自然之间由对抗到和谐的辩证关系.这两类研究,前者并无多少新意,在国外评论界早有学者研究;后者则颇有过度诠释之嫌,立论难以令人信服.总体而言,国内对《古舟子咏》的研究不论深度还是广度都非常有限,同这首诗巨大的声誉和影响力极不相称.本文将在充分占有最新相关资料的基础上,对这首诗作全新的阐释.

一、魔幻的色彩

《古舟子咏》讲的是一个老水手出于无聊射杀了一只跟着船飞行的信天翁,由此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于是,各种各样的灾难降临到船上,船被固着在赤道地区的海面上,“像一只画出的船闲置在一个画出的大海上”“水、水、到处都是水,却一滴都不能喝”.作为对其罪行的惩罚,同船水手把死了的信天翁挂在老水手的脖子上.然而,直到他的同伴们都因饥渴死去,老水手才开始忏悔并成了一个真诚的祈祷者,只有到这时,信天翁的尸体才从他的脖子上掉落.一阵微风吹过,船进了安全的港湾.《古舟子咏》带有强烈的魔幻色彩,描叙夸张,结构松散,几乎没有任何现实的可能性,发表后就受到了猛烈的抨击,评论家查尔斯·伯纳斥之为拙劣的改写诗:“尽管我们极其欣赏诗中的怪异的幻想,诗人出色的才能及诗在整体上所显示出来的情感,但我们还是不能把这些片段看成是诗歌,而只能把它归为水平较高的改写诗一类.”‘51就连他的好友华兹华斯也持批评态度:“我朋友的诗歌确实存在重大的不足之处.首先,主要人物不管是作为职业水手,还是一个长期受超自然印象控制可能认为自己有某种超自然东西的人而言,都没有鲜明的性格;其次,他没有行动,自始至终都是一个被动的承受者;第三,事件之间缺乏必要的联系,不能必然的相互生发;最后,比喻有过分造作的堆积之嫌.”然而在一开始不管人们怎样难以接受怎样批评指责,都无法否认这首诗的伟大.《古舟子咏》巨大而神秘的艺术魅力在征服了广大读者的同时也吸引了众多研究者持续的关注.

宗教寓意无疑是这首诗的研究者最早关注的主题之一.诚如19世纪末文学批评家诺曼·古特里尔所言:“如果说曾有伟大的诗人为自己的作品精心设置了一个宗教目标,那么柯尔律治就是那个人.古特里尔认为,老水手最后因悔恨而得救正是宗教寓意的明证:“悔恨使他成了上帝传播‘爱’之教义的有用工具;”我们知道,在《出埃及记》中,上帝为了显示自己的大能,也曾有意让埃及人的心莫名其妙地“刚硬”,以阻拦以色列人出走,埃及人最后可说并无多少道理的遭受了十次惨绝人寰的天灾.显然,在古特里尔看来,老水手所受苦难同古埃及人所受的灾祸有相同的宗教意义.两百年来,这首诗的宗教寓意一直是研究者关注最多的主题,然而,尽管成果丰硕,但始终缺少坚实论据.不过,

魔幻、混乱与真实——对柯尔律治《古舟子咏》的阐释
舟子和水手论文格式规范

近来加拿大温莎大学教授托马斯·狄韦瑟( Thomas Dilworth)发表在《英语文学评论》上的一篇文章《(古舟子咏)和上帝的问题》却颇为新颖.作者运用空间理论,试图证明《古舟子咏》阐释的是基督教爱的教义.

狄韦瑟发现,不同于大多数读者,大多数“当代批评家”都认为《古舟子咏》中超自然的宇宙在道德上是不可理解的,《古舟子咏》虚构了一个超验的世界,“大多数读者,包括一些当代批评家,认为它在表达慈爱的意义上是连贯的.大多数当代批评家则认为它在道德上是不可理解的.他们认为,作为一个中世纪晚期的主要的叙述者老水手和 世界的作者,把基督教意识形态强加给虚构的世界,既难以令人信服,也没有意义”.狄韦瑟对此提出了挑战.按照他的研究,《古舟子咏》中老水手的独白生成了两种想象性的空间结构,一是杀死信天翁,包含三对独特的意象或事件;二是水蛇的祝福,包含九对独特的意象或事件.后者是诗歌的核心,祝福是爱的同义词,意味着根本的形而上的善.狄韦瑟指出,按照诗歌的叙述,船从欧洲的一个港口出发,经过南极洲,到达印度洋,再绕道非洲,回到出发的港口,由此构成了一个极其完整的想象时空.就其隐含的神话而言,这趟航行象征着前往地狱和顺利返回,寓意也很明确,就是地狱并非最终的归宿,“从空间上来说,这首诗歌的结构暗示了,据主导地位的核心观念祝福或爱无处不在且总是能够得到”[10].

相比之下,现代研究者更热衷于为《古舟子咏》贴上“政治寓言”的标签.黛比·李就断言,在18世纪末,“对于英国作家来说,就诗性和政治性的完美结合而言,没有谁的作品比萨缪尔·泰勒·柯尔律治的《古舟子咏》更重要”[11].J。R。艾伯森认为这首诗是对英国海上扩张的控诉:“《古舟子咏》的核心行为射杀信天翁,或许是对殖民扩张、奴役土著之类难题的一种象征性的解决.”[12]艾伯森的经典文章确立了该诗同航海大发现、殖 义、奴隶制度及废奴运动之间的逻辑关系.帕特里克·柯尼则对《古舟子咏》中的绝大部分意象进行了寻根溯源的考证,发现它们的源头无不同废奴运动以及解放运动的论争相关.他用严谨的目录编撰学的方式列出了柯尔律治诗作索引中同奴隶贸易及相关主题有关的大量资料,从而指出奴隶问题是《古舟子咏》表面叙事下隐含的政治学[13].黛比·李认为这些研究的结论令人信服,但尚未揭示一点,即《古舟子咏》是把奴隶问题和种族问题同当时的热病特别是黄热病的物质条件结合在一起表现的.在黛比·李看来,黄热病对于人体的侵蚀和奴隶制对社会肌体的败坏具有同构关系,“黄热病侵蚀或分解身体里的重要器官,从而在生物学和完全经验的意义上,混淆了自我及其卑污部分的定义.在一个复杂得多的层面上,随着奴隶变成公民,废除奴隶贸易要求英国面对诸如民族身份之类的问题.黄热病通过消解个体的身体使舰队灰飞烟灭,同样,通过消解某种自我建构,非洲人的身份变化将会重新定义英国及其个人的身份特征.《古舟子咏》正出现于这样的变化之中.尽管柯尔律治视这首诗为‘纯粹的想象’,其遍布的疾病意象还是透露出他是如此之深地困扰于污染和洁净的问题”[14].按照黛比·李的说法,柯尔律治一直梦想着建立一个所有成员都平等的国家,而这个美好的社会必须以道德和政治的洁净为基础,最重要的是能够从欧洲邪恶的奴隶制度及支持奴隶制度的政治结构中解脱出来.黛比·李进而指出,柯尔律治在创作《古舟子咏》期间一直积极投身社会政治活动,从流行病理论到废奴之争无不参与.她由此得出结论:“考虑到创作《古舟子咏》时的柯尔律治对疾病本性和废奴之争的兴趣,完全不用惊奇诗歌中满是疾病意象和对奴隶制度细微差别的描述.因为,从一个根本的层面上来讲,疾病和奴隶制所涉及的都是外在的物质和外来者如何成为物质的或政治的机体一部分的问题.柯尔律治会用这些材料来思考这样的问题,即英国消解个人和民族壁垒且仍保留其身份之路如何可能.”[15]在黛比·李看来,这正是《古舟子咏》隐含的政治意义.

可以看出,《古舟子咏》自发表之初遭受到一些批评否定之后,还是得到了大多数读者和批评者的认可.由此而来的就是试图寻找某种合理的解释,但显然并不容易.事实上,对这首诗内涵意蕴,特别是道德上因果联系的探究早就有了某种共识:信天翁是有益的鸟,水手杀死了它,水手终因此罪而受罚.水手学会了认识所有自然生命的美,并因这种无与伦比的高贵的道德立场而获得拯救并皈依上帝.可是对这样的阐释柯尔律治本人却持反对态度,在众声喧哗中柯尔律治选择了巴尔波德夫人的意见作了答复:“巴尔波德夫人曾告诉我她非常推崇老水手,只是除了两个缺点——缺乏可能性且没有道德意义.至于可能性,我承认确实有些问题;但就道德意义来说,我告诉她,在我看来是过多了,并且这首诗唯一的、主要的不足——如果我可以这样说的话——就是在这样一首纯粹想象性的作品中如此公开地把道德情感当作一种原则或是行动的原因而强加给读者.”[16]显然,这样的回复只会增加人们的困惑.

二、混乱的叙事

《古舟子咏》叙事层面颇为混乱,这是造成理解困难的重要原因.首先是时态的混乱,《古舟子咏》完全混淆了现在时和过去时,这使整首诗的叙述始终处于一种不确定的时态中,如第37至40行:“参加婚礼的客人捶胸顿足,/然而,他除了听别无选择;,于是,眼睛明亮的水手/那老人曾经说道”[17]这种混乱的叙述方式,从语法上来说,足以消解意义生成的任何可能性.其次,诗中老水手杀死信天翁的动机一直是个谜.“杀鸟事件”在诗的第一部分已经发生了,而所能得到的一点点对动机的暗示似乎是:老水手为了证明船员们把信天翁和天气联系起来是一种迷信.而就是这样一个极其不充分的答案,也只是到了第二部分才给出.第三,中心人物老水手的形象前后不统一.结尾时,老水手用几句圣经式的教诲诗句来结束他的故事:“他祈祷的较真诚,也较真诚的爱着/人、飞禽及走兽./他祈祷的最诚心,也最真诚的爱着/所有伟大和渺小的;/那爱我们的可敬的上帝,/他创造并爱着一切.”[18]而在诗的另一处,当老水手在精神上获得了救赎,大船也将沉没的危急时刻,来了一条小艇救了他的命,但此时老水手魔鬼般的外貌,吓得小艇上的领航员瘫痪,助手发疯.如果说老水手的总结是在宣讲“善有善报”的话,那么老水手对前来救他的小艇上的人致命的影响,则是对这一道德说教的完全否定.如此前后矛盾,读者根本无从区分善行和恶行,更不用说领会诗中的道德意义了.第四,鸟的象征意义不明.老水手显然受尽了惩罚,他的罪行似乎是杀死了信天翁,但这只鸟的象征指向是不明的.它带来雨雾又驱散雨雾,似乎既是好的又是坏的.事实上从象征的角度来说,就算信天翁象征着“圣灵”,诗的寓意同样存在着多种解释的可能性,按照诗中所述,老水手是在祈福于海蛇时才获得救赎的.众所周知,在西方文化传统中,蛇是恶魔的象征,因而,老水手因杀死圣鸟而获罪,因在恶蛇身上看到美而获救的“转变”,无异于向恶魔屈服.那么这到底是虔诚还是嘲讽?

也许真正权威的评定者是作者本人.1817年柯尔律治在这首引起无数争议与困惑的诗的页边加上了著名的“注解”,以便于诗条理清晰,逻辑完整.这自然受到许多评论家的欢迎,但柯尔律治的努力显然不如人意.如《古舟子咏》79至82行写道:“‘上帝保佑你,老水手!/远离恶魔的折磨!/为什么你如此的看着我?’/—一用我的弓孥/我射杀了这只信天翁.”柯尔律治如此注解:“老水手恶意的杀死了预示美好征兆的神圣鸟.”[19]由此赋予了信天翁以正面价值,但如前所述信天翁在诗中的象征是模糊不明的,从文本中根本看不出“恶意的”“神圣的”及“美好征兆”之类的价值判断.再如,从道德情感的角度出发,诗中最难让人接受的是老水手和船员们的不同命运,老水手杀死了鸟是罪魁祸首,但他活了下来.而船员们只是对“杀鸟事件”进行评价而已,却全部成了“死神的财产”,注解这样解释道:“他的船员们大声地谴责着老水手,因为他杀死了象征着好运的鸟.”接着又说:“当雨雾消散后,他们又肯定了老水手的行为.从而犯下了同谋罪.”[20]彳艮显然这样的解释除了嘲笑船员们的举措不定外,根本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可以说,注解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它非但没能澄清混乱,反而增加了矛盾.

所有的困惑都源自于读者和文本接触的那一刻,要想走出批评的困境,也必须从头开始,只不过得换一种思考方法.前述的推论都是建立在这样一个前提之上的,即:读者能够阅读并理解文本.现在看来这前提本身颇成问题.读者能否理解文本?柯尔律治本人尽管持肯定态度,但并不乐观.《文学传记》详细地叙述了他的阅读经验和观点,在第十二章《关于精读或略读下面章节的要求和劝告》中,柯尔律治颇有点自鸣得意地提出了他的自认为堪与古希腊数学家毕达哥拉斯的黄金分割定律的晦涩难懂相媲美的黄金规则:“在断定作者愚昧无知之前,先假定你对他的想法一无所知.”在柯尔律治看来,阅读牵涉到读者整个的人生阅历和社会背景,只有在读者和作者的经验相同的情况下,读者才能理解作者,这当然很难或是根本不可能做到.柯尔律治是一个对人生有着独特体验的诗人,在《抒情歌谣集》中,柯尔律治描述了他的创作计划:“我努力的对象是超自然的或至少是浪漫的人物和性格特征,调动我们内在自然中的一种人类兴趣和真理的足够的外在表象,以设法捕捉这些想象的精灵,这些精灵至少在此刻是值得相信的,而这正构成了诗的真实性.”[22]柯尔律治相信真理是不易为人所发现的.因为这个世界除了人们能看见的,还有大量无法看见的居住者,它们都是真实的存在,柯尔律治在注解中评道:“一个精灵跟随着他们:它是这个星球上大量不可见的居住者中的一员,它们既不是脱离了肉体的灵魂也不是天使……它们数量非常庞大,没有它们将既不会有天气,也没有任何其他的元素.”[23]柯尔律治对这些“超自然的精灵”的存在深信不移,它们和真理并存于不可见的深处,人们需要超凡的想象力才能获得它们,而想象在柯尔律治那儿和一般的幻想完全不同.想象是一种统

此篇魔幻、混乱与真实——对柯尔律治《古舟子咏》的阐释文章原创地址:http://www.5156chinese.cn/shehuixue/553261.html

一的理想化的具有创造性的天赋能力,弥尔顿和莎士比亚是富于想象力的,考莱则只能幻想,而幻想则不过是把明确的固定不变的东西连接在了一起,“只不过是从时空之链中释放出来的一种记忆模式”.柯尔律治所言的想象实非常人所备.

三、诗歌的真实

诗歌的真实在于,诗人运用想象力透过超自然的景象去表现深潜着的真理,换句话说,诗人只有借助想象,有了超自然的体验才能写出真正的诗.柯尔律治事实上已完全否定了读者阅读并理解《古舟子咏》的可能性,谁能寄希望于读者有柯尔律治一样的神秘体验呢?何止是普通读者,在柯尔律治看来,就是批评家也同样无法准确领会一首真正的诗.对诗歌的任何区分和评价都会对诗产生直接的影响,赋予诗以力量,诗中所包含的真理与此同时也迅速发生了改变,“模仿一首诗而不失去其原意的唯一的方法是从总体上对之加以欣赏”.阅读一首诗时,柯尔律治强调的是一种体验,而非有理有据的“意义的发掘”.如今人们不得不叹服柯尔律治理论眼光之敏锐,柯尔律治的批评观点不仅引起了英美现代新批评派以切实的反响,新批评的观点和柯尔律治并不相同,它们对浪漫主义诗作实际上颇多反感,但理论的源头却可以追溯到柯尔律治,而且和后结构主义的批评也有相似之处,只不过在程度上没有后结构主义者彻底而已.就柯尔律治本人来说,他是相信存在着读者对诗阅读并理解的可能性的.

那位有幸被选为对话者的巴尔波德夫人当然无法领会柯尔律治如此玄奥莫测的观点.

本篇浅析魔幻、混乱与真实——对柯尔律治《古舟子咏》的阐释论文范文综合参考评定如下
有关论文范文主题研究:关于舟子论文格式规范大学生适用:中专论文
相关参考文献下载数量:718写作解决问题:写论文格式规范
毕业论文开题报告:论文任务书怎么写职称论文适用:技师职称论文
所属大学生专业类别:舟子方面论文格式规范论文题目推荐度:最新选题
巴尔波德夫人是个坚定的儿童教育者,她需要的是小孩能懂的明晰的语言清楚的条理,以便把宗教教义、道德规范灌输进孩子幼小的心灵.她“欣赏老水手”,因为老水手似乎最后改邪归正成了教化者,她认为《古舟子咏》有缺陷,“缺乏可能性且无道德”,因为诗中经验的混乱对她来说根本提供不了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这就是她对《古舟子咏》的阅读及理解,和柯尔律治完全相反.这也是她个人经验所必然决定的.法国后结构主义大师罗兰·巴尔特指出,明晰实际上既是一种地方价值,又是一种政治价值:“它纯粹是一种修辞属性,它只能作为某种特殊话语比较理想的附属物,这种话语本身也是出于一种固有的说服意念.”[26]这不啻是对巴尔波德夫人阅读经验的最好注解.

文学绝不能凭借一种单调乏味的实用主义的手段来教育和启迪读者.实际上,文学语言本身没有什么目的,在阅读这种语言的时候,根本无法追问它会产生什么样的直接后果,因而,巴尔波德夫人式的道德批评家们试图在《古舟子咏》中寻找道德价值的失败也就在所难免.

读者无法理解《古舟子咏》并不代表读者不能在阅读的基础上形成自己的阐释.需要强调的是,阐释不同于理解,理解必须以与文本乃至作者的认同为前提,它依赖于文本或作者的经验,而阐释则无所约束,它依赖于读者个人的经验.在这个意义上,对于同一文本,不同的读者自然就会有不同的阐释,而且总会有阐释的存在.所以尽管《古舟子咏》就文本看来,凌乱不堪,毫无逻辑,一个相当完整合理的道德因果关系还是被

写舟子专业研究生论文
预览次数:3051 评说人数:718

阿尔伯·沃伦等挖掘出来,并自认为发现了《古舟子咏》这首魔幻诗希奇古怪的表层下面的真正内涵.这恰是不无讽刺意义地印证了斯坦利·费什的一句名言:作品的意义就是读者的经验.

那么如何解释注解和源文本之间的诸多矛盾呢?问题的关键是定位两个概念:作者和诗人.作者是创作诗歌时的那个写作主体,而诗人则只不过是诗作完成后签上的名字,标记的是那一如既往的存在主体.诚如古特里尔所言:“个人同诗人显然不同一.”作者赋予诗以存在的形式,诗则给了诗人以称号.尼采说“上帝死了”,摧毁的不仅仅是偶像,也否定了整个的世界;罗兰·巴尔特说“作者死了”,抹去的不仅仅是一个签名,也否定了整个的生命.他们无疑是极彻底的革新者.但尼采自己成了影响深远的偶像,而巴尔特也成了大量作品的著名作者,这仅仅是一个悖论式的嘲笑吗?无论思维的花朵开的多么绚烂,终究是要以物质的存在为基础,无论尼采是何等的天才,世界终究是存在的.同样,巴尔特否定的也只能是个别的具体的文本的签名作者.

创作出《古舟子咏》的作者也许随着诗的完成已经“死了”,但曾经创作了这首著名诗篇的诗人显然没有随作者一起死去,他只不过在诗后来的阐释历史中变换了角色而已,作者柯尔律治变成了诗人柯尔律治,乃至编辑柯尔律治,而正是这位编辑柯尔律治在1817年写下了“不伦不类”的注解.如果我们能够把柯尔律治当成一个普通的读者或编辑去看待,那么注解和源文本之间的诸多矛盾也不足为奇了.

就作者和诗人这一角度来说,所有的文本形式都是相同的.但跳出文本圈外,我们又如何解释这些等同的文本所发挥的不同的影响呢?如何解释柯尔律治和他的《古舟子咏》以及其他作品在读者中所发挥的历久不衰的影响呢?甚至又如何解释那位自认为什么都不是的罗兰·巴尔特最后却成了什么都是的大师了呢?读者的随意阐释的经验显然不能提供完满的答案,否则,同一个柯尔律治就可以复制出二百、二千乃至更多的“黄金诗页”了.必定存在某个能够成就柯尔律治及其作品巨大影响力的源点,这源点在我看来就是真实——作者(而非诗人)的真实.

世界是个存在着的真实的统一体,任何个人都是其中真实的一分子,在这一点上所有的人都是相通的,这也是千奇百怪的个体能够互相体验的深层基础.然而,个体作为“部分”也永远不可能表达全部世界的真实,除非他就是上帝就是世界本身,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不同个体的真实总是截然区别开来的,因而任何个人的真实的经验在他人看来都只能是碎片.通常所谓“表达了大家共同的心声”只不过是一种叙述策略而已.但我们毕竟可以表达自己个人的真实,尽管破碎,尽管不能与他人合拍.而且重要的是不同个体的真实毕竟源于同一个真实的大世界,因而也就始终存在着被他人感知的可能性.

任何一部伟大的能够引起普遍反响的作品必定要在真实这一源点上有所涉及.但人类千百万年来差异极大的文化积垢早已把真实的世界掩埋在了一个深深的不知名的所在,感受它已是不易,表达出它更非常人所可为,这需要天才的直觉和深刻的感受能力,因而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成为诗人,也不是所有的诗人都能成为著名的作者.柯尔律治肯定算不上是“伟大”的诗人,但他无疑是“一些几乎人人都听说过的诗篇”的著名作者.

作为“著名作者”柯尔律治的成功依赖于其诗所表达的世界的真实,而文本的真实只能源于诗人个体的真实.作者是文本真实的表达者,只有一个真实的作者才能创作出一个真实的文本.柯尔律治无疑是一个真实的作者.在他生命的最后十五年里,我们一再发现他发出这样的哀叹:“哦,每当我回忆起那些日子时,从不感到羞耻或悔恨.因为我是极为真诚而无私的.诚然,在许多重要的问题上,我的见解是错误的,但我的心是单纯的.”[28]柯尔律治正是以真诚创作的真实的诗迷住了众多的读者.与此同时,文本因果逻辑上的零碎、断裂也是难免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利指责柯尔律治故弄玄虚.英国伦敦大学著名教授马尔科姆·鲍伊在评价雅克·拉康语词的晦涩难懂时认为:“拉康对他的术语的多义性不应该承担任何责任,没有什么能要求他个人来担当生活中某种真实的东西.”[29]这用在柯尔律治的身上也是恰当的.

[ 参考文献 ]

1、个案公正与刑法基本原则——兼方舟子遇袭案 尹彦品1,曾国真2 (1.河北政法职业学院,河北石家庄050061;2.浙江省苍南县人民检察院,浙江苍南325800) 如何区分随意殴打型的寻衅滋事罪和故意伤害罪是困扰司法实

2、从方舟子遇袭案立案标准在刑法中的适用 口梅锦 (重庆大学,重庆400045) 在刑事法领域,立案标准应是司法人员认定犯罪时的参照标准,但在实践中,立案标准的功能却被无限扩大化,以致于被视为是认定犯罪成立与否的唯一

3、韩寒官司能赢否 詹国枢 当今中国,韩寒可算名副其实的名人,年纪不大,又会写小说,又能开赛车,时不时还弄几篇博文发到网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那话说得既十分尖刻,又拐那么几个小弯儿,文字后面的东西挺丰富,

这篇文章预览整理:对关于撰写舟子和水手方面相关论文范文和课题研究的大学生硕士以及相关本科毕业论文舟子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相关格式模版及论文参考文献有了一定的了解帮助。

本篇有关舟子和水手毕业论文范文免费供大学生阅读参考-点击更多531620篇舟子和水手相关论文开题报告格式范文模版供阅读下载

本科毕业论文

延伸阅读:
科普论文1000 教育管理论文评语 写毕业论文的技巧 关于方言的论文选题 论中国道德问题论文 学校图书馆论文 我的舞蹈梦论文范文 华政毕业论文多少字 旗袍毕业论文 关于上网政治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