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选:  知识产权概论论文 知识产权的论文 初中数学基础知识论文 关于法律知识的论文 煤矿安全知识论文 地理知识论文 知识产权相关论文 知识产权毕业论文题目 知识产权法小论文 知识产权法论文

【电大论文】浅论易代之际的江南知识人——吴梅村《悲歌赠吴季子》诗“仓颉夜哭”典释证 (论文范文)

星级: ★★★★ 期刊: 权威作者:项念东 浏览量:6059 论文级别:优秀本章主题:知识和士子原创论文: 5156论文网更新时间:10-28审核稿件编辑:Tim本文版权归属:www.5156chinese.cn 分享次数:3433 评论次数: 2756

导读:易代之际的江南知识人——吴梅村《悲歌赠吴季子》诗“仓颉夜哭”典释证 是一篇关于知识和士子方面的论文格式如何修改,适用于本专业专科生和本科生以及硕士研究生在撰写毕业论文时阅读参考借鉴,希望对学生们的论文写作启到帮助。

项念东12

(1.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安徽芜湖241000;

2.安徽师范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安徽芜湖241000)

【内容摘要】一个被诗人着意书写的语词或诗典,在中国诗中往往都可能牵涉出非常丰富的思想与意义世界.吴梅村《悲歌赠昊季子》诗“仓颉夜哭良有以”一句,虽语出《淮南子·本经训》“仓颉作书而鬼夜哭”,但“仓颉夜哭”一典实为梅村对古典的改造,埋藏有“天下知识人吞声而哭”之意,不仅在诗意表达上与末联“受患只从读书始”相照应,更寄寓其对顺治丁酉科场案中天下士子无端遭受横逆之灾的强烈批判,饱含对易代之际知识人、特别是当时尤为清廷所忌的江南士人痛苦生存境遇的深切同情.

【关键词】仓颉夜哭;昊梅村;《悲歌赠吴季子》;丁酉科场案.

【作者简介】项念东,文学博士,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诗学中心兼职研究员,主要从事中国文论与近现代学术思想史研究.

吴梅村《悲歌赠吴季子》诗在有清一代甚有名,其中“仓颉夜哭良有以”一句,自来注释者皆引《淮南子·本经训》“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为其典语出处,但未见指出何以变换原典“鬼夜哭”为“仓颉夜哭”者.揆之原诗,“仓颉夜哭”一典实有“天下知识人吞声而哭”之意,乃梅村对易代之际知识人苦难遭际的控诉,值得注意.

《淮南子·本经训》曰:“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高诱注:“仓颉始视鸟迹之文造书契则诈伪萌生,诈伪萌生则去本逐末,弃耕作之业而务锥刀之利,天知其将饿,故为雨粟,鬼恐为书文所劾,故夜哭也.”仓颉乃传说中汉字的造作者,实也象征自古以来以思想启蒙民众的知识人,因其盗火者般所为,“鬼恐为书文所劾”,故有“鬼夜哭”或“鬼夜泣”之说.古来诗语多有运用此典者,略如:

(元)陆文圭《壬申冬晦叔译史归别小诗奉饯》:苍颉制字传羲皇,鬼神夜哭殊仓黄.

(元)钱惟善《篆冢歌》:包羲卦画龟龙出,颉俑造书鬼夜泣.

(明)刘基《上云乐》:仓颉制文字,鬼母夜哭声哀哀.

(清)戴亨《题聂松屋印谱》:天不雨金鬼夜哭,魂招斯籀来奔谒.

(清)江汝式《雨花台》:吁嗟雨花不雨粟,空使台城鬼夜哭.

(清)龚自珍《己亥杂诗》之六二:古人制字鬼夜泣,后人识字百忧集.

(清)黄遵宪《杂感》:造字鬼夜哭,所以示悲悯.

(清)连横《圆山贝冢》:仓颉制奇书,天愁鬼夜哭.

周作人《丁亥暑中杂诗-鬼夜哭》:仓颉造文字,其时天雨粟.亦有南山鬼,夜半号眺哭.

由上述诸例可见,素来诗语运用此典者,一般多用其原意——即仓圣造字而鬼夜哭.梅村之所以变换此典为“仓颉夜哭”,实与《悲歌赠吴季子》诗中所提“吴季子”及顺治丁酉科场案有关.

梅村诗见《梅村家藏稿》卷十《后集》二:

人生千里与万里,黯然销魂别而已.

君独何为至于此?

山非山兮水非水,生非生兮死非死.

十三学经并学史,生在江南长纨绮.

词赋翩翩众莫比,白璧青蝇见排诋.

一朝束缚去,上书难自理.

绝塞千山断行李.

送吏泪不止,流人复何倚?

彼尚愁不归,我行定已矣!

八月龙沙雪花起,橐驼垂腰马没耳.

白骨皑皑经战垒,黑河无船渡者几?

前忧猛虎后苍兕,土穴偷生若蝼蚁.

大鱼如山不见尾,张髻为风沫为雨.

日月倒行入海底,白昼相逢半人鬼.

噫嘻乎悲哉!

生男聪明慎莫喜,仓颉

此篇原创地址:http://www.5156chinese.cn/shehuixue/553310.html

夜哭良有以.

受患只从读书始,君不见,吴季子!

诗题下有作者自注:“松陵人,字汉槎.”吴季子,即清初诗人吴兆骞,字汉槎,季子系兄弟排行,顺治十五年( 1658)因丁酉(1657)科场案被流放宁古塔(今黑龙江省宁安县西).有《秋笳集》存世,其子吴板臣跋曰:

先君少负大名,登顺治丁酉贤书,为仇家所中,遂至遣戍宁古.

另据顾师轼《吴梅村先生年谱》卷四“(顺治)十五年戊戌五十岁”条:

科场事发,吴汉槎兆骞、孙赤崖呖、陆子元广增俱贷死戍边,有《悲歌赠吴季子》《赠陆生》《吾谷行》.程穆衡《鞶悦卮谈》:同时如吴汉槎兆骞、常熟孙赤崖旸、长洲潘逸民隐如、桐城方舆三育盛,皆有高才盛名,同以科场事贷死戍边.

全诗首句即引江淹《别赋》成句起笔,故此诗应即梅村送别吴兆骞之作.该诗在有清一代甚有名,孟森《科场案》一文提到:

丁酉科场案,向来以吴兆骞之名而脍炙于世人之口.兆骞固才士,然《秋笳集》亦非有绝特足以不朽者在,其时以文字为吴增重者,实缘梅村一诗、顾梁汾两词耳.梅村于科场案中,赠陆庆曾有诗,赠孙承恩而及其弟旸亦有诗,顾皆不及其《悲歌赠吴季子》一首,尤为绝唱.

丁酉科场案乃清初知识分子、尤其是江南士人遭遇的一场莫大劫难,一如孟森所说“北闱所株累者多为南士,而南闱之荼毒则又倍蓰于北闱”,故而可谓当日知识人心目中难以抚平的莫大隐痛.梅村此诗之所以有名,甚至比其另两首同类赠诗以及与赠吴季子诗同时所作题赠其父吴兹受的《送友人出塞》二首诗更有名,正在于本诗“仓颉夜哭”一典实有借吴兆骞一人不幸之描叙而暗含为天下读书人痛哭之意,乃当日知识人共有的一份深衷隐怀,堪谓丁酉科场案最佳纪念之作.

诗中“词赋翩翩众莫比,白璧青蝇见排诋”二句乃实写,不仅可见诗人对吴兆骞的莫大同情,也正是梅村之所以创造“仓颉夜哭”一典的由来.

吴兆骞乃梅村心目中固有之江南名士.时人陈维崧《五哀诗》之一《吴汉槎兆骞》日:

娄东吴梅村,斯世之纪纲.常与宾客言,江左三凤凰.阳羡有陈生,云间有彭郎.松陵吴兆骞,才若云锦翔.

另据蒋景祁《迦陵先生外传》:

‘吴梅村先生有“江左三凤凰”之目,先生其一也,时未弱冠.其二谓吴江吴汉槎、云间彭古晋.

可见,“词赋翩翩众莫比”原非泛泛而言.然此翩翩之才,恰遭遇“白璧青蝇”之毁.“白璧青蝇”,典出陈子昂、李白诗,一般情况下不过是指因谗被冤之意,但梅村此处却寓有更深切的现实批判.

有关吴兆骞之遭谗被流放,其子吴板臣日“为仇家所中”(见前引《秋笳集》跋),有学者更明白指出是“由于同声社章在兹、王发的告发”[20].但从实际情形看,《清史稿·吴兆骞传》所谓“以科场蜚语逮系,遣戍宁古塔”[21]的含糊其辞,或更近情实.《清实录·世祖实录》载:

(顺治十四年丁酉十一月)癸亥,工科给事中阴应节参奏江南主考方猷等弊窦多端,物议沸腾……(十五年二月庚午)掌河南道御史上官铉劾奏江南省同考官舒城县知县龚勤……(三月)庚戌,上亲覆试丁酉科江南举人……(十一月)辛酉,刑部鞫实江南乡试作弊一案……方章钺、张明荐……吴兆骞、钱威,俱著责四十板,家产籍没入官,父母兄弟妻子饼流徙宁古塔.(笔者按:引文中着重号为笔者所加,下同)

另据孟森所引《研堂见闻杂记》:

南场(笔者按:即吴兆骞所应考之江南闱)发榜后,众大譁,好事者为诗为文,为传奇、杂剧,极其丑诋.两座师(笔者按:即主考方猷、钱开宗)……士子随舟唾骂,至欲投砖掷甓.桐城方姓者,冠族也,祸先发,于是连逮十八房官及两主司.总督郎公又采访举子之显有情弊者八人,上之于朝,其八人即于京师就缉,同主司严讯,凡南北举子皆另覆试.

以及戴璐《石鼓斋杂录》:

顺治科场丁酉大狱,相传因尤侗著《钧天乐》而起.时尤侗、汤传楹高才不第,隐姓名为沈白、杨云,描写主考何图,尽态极妍,三鼎甲贾斯文、程不识、魏无知,亦穷形尽相.科臣阴应节纠参,殿廷覆试之日,不完卷者锒铛下狱,吴汉槎兆骞,本知名士,战栗不能握笔,审无情弊,流尚阳堡.(笔者按:孟森于此段引文按语中已指出吴兆骞流宁古塔而非尚阳堡.)

又引李延年《鹤徵录》及王应奎《柳南随笔》有关南闱覆试之记载,指出:

据上二则,覆试时既威之以锒铛、夹棍、腰刀,又每一举人以两持刀之护军夹之.护军即《北闱记略》之所谓满兵,既语言不通,又持刀恐吓于旁,其不能下笔宜矣.观此知吴兆骞等所以曳白之故.

从上引材料可见,导致江南科场案发生的流言原本针对主考方猷、钱开宗以及“显有情弊者八人”,而吴兆骞最终被流放的直接原因,乃在于其覆试时因考场氛围之严酷以至临场曳白.亦即是说,吴兆骞既已参加覆试,则梅村诗中的“白璧青蝇”就不应是指具体人为构陷而言,而是喻指导致江南科场案发生的这一蜚语流言横出的非常环境.因此,“白璧青蝇见排诋”一句所表达的同情与嗟叹,实在于吴兆骞以“词赋翩翩众莫比”之才最终因此莫大变故导致考场曳白,以至于百口莫辩其舞弊之嫌.就此而言,梅村诗中的“白璧青蝇”典,非指一二具体鼓唇摇舌之人,亦非仅泛泛而言因谗被祸,而实喻指当日蜚语流言横出的一种非常环境可知矣.此一点看似与寻常“青蝇”典差别不大,但若与其诗末数句借取典杜诗所隐含的思想批判联系起来看,此一“环境”之意亦就有了极为特殊的内含,这恰是梅村借之以发明自家心事者,也是其创造“仓颉夜哭”一典的因由之所在.

且看梅村诗末数句,及与杜诗的联系:

噫嘻乎悲哉!

生男聪明慎莫喜,仓颉夜哭良有以.

受患只从读书始.君不见,吴季子!前此注释者以为“生男”一句典出陈琳《饮马长城窟行》.此虽较早典源,但未及杜甫《兵车行》恰切.陈琳诗末“生男慎莫举,生女哺用脯”一句,虽点出当日主政者穷兵黩武之恶,但结句却归于夫妇同心之情.这与梅村此下情境极不合.而杜诗虽典出陈琳诗,其诗意主旨却在备言征戍之苦与兵祸之虐,从而寓含其对“役夫敢申恨”之惨酷现实的批判:

信知生男恶,反是生女好.

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

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

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钱谦益笺杜甫此诗,有如下数语极可注意,此亦梅村取典于杜诗的重要原因:

此诗序南征之苦,设为役夫问答之词.君不闻已下,言征戍之苦,海内驿骚,不独南征一役为然,故日役夫敢申恨也……君不见已下,举青海之故,以明征南之必不返也……日君不闻、君不见,有诗人呼祈父之意焉.是时国忠方贵盛,未敢斥言之,杂举河陇之事,错牙其词,若不为南诏而发者,此作者之深意也.

正因为“征南之必不返也”,故杜诗曰“信知生男恶”.而梅村日“生男聪明慎莫喜”,实亦悲叹吴兆骞此行一如征南之役夫,难有生还之望.吴诗起首五句用江淹《别赋》成句点明赠别之意及对友人今日遭际的无限同情,然《别赋》云“别”有“暂离之状”与“永诀之情”二端,“至如一赴绝国,讵相见期.视乔木兮故里,决北梁兮永辞”,远不同一般的“割慈忍爱,离邦去里”,实乃“投血相视”之“永诀”.梅村用意端在于此.流放乃重刑,而吴兆骞被流放之宁古塔虽是满人发祥之地,但在当日社会一般认识中乃属东北极寒荒漠之地,无异人间地狱、有死无生之所在.孟森所引《研堂见闻杂记》就提到:

按宁古塔在辽东极北,去京七八千里,其地重冰积雪,非後世界,中国人亦无至其地者.诸流人虽各拟遣,而说者谓至半道,为虎狼所食,猿狄所攫,或饥人所啖,无得生也.向来流人俱徙尚阳堡,地去京师三千里,犹有屋宇可居,至者尚得活,至此则望尚阳如天上矣.

另据丁酉案同被流放的方章钺之父方拱乾(因其子章钺而株连及之)赎归后所撰《宁古塔志》,其书《弁言》曰:“宁古何地,无往理亦无还理.老夫既往而後还,岂非天哉!”由此可见一斑.因此,梅村“生非生兮死非死”一句,不仅是说宁古塔生存环境之恶劣,更实有此送别无异送之赴死之意.故紧随其后又借押解差官与流人的一段问答,以及对流放之地的险恶予以接连十句不乏想象夸张的描叙之词,目的正在点明吴兆骞“彼尚愁不归,我行定已矣”的可悲前景.就此而言,吴兆骞之“北流”,正同于杜诗笔下役夫“必不返”之南征.此梅村取典于杜诗的第一重原因.

不仅如此.如钱谦益所说,正因为“海内驿骚,不独南征一役为然”,然此“呼祈父之意”又“未敢斥言之”,故杜诗“君不闻”“君不见”之造语,更指涉“役夫敢申恨”这一可悲现实,亦即埋藏有籍此“南征一役”而尽写天下所有征夫有恨难申之惨酷命运的“深意”.而梅村诗末所写“受患只从读书始,君不见,吴季子!”目的亦在表明不仅吴兆骞之被祸一如杜甫笔下之“役夫”,有怨难申,有口难辨其考场曳白背后的舞弊之嫌,且“蜚语牵连竞配边”(《赠陆生》)的遭遇,原亦非吴兆骞一人为然,实乃当日诸多举子共同之命运.一如汪琬《尧峰文钞》所说:“科场之议日以益炽,其端发于是科而其祸及于丁酉士大夫大糜烂溃裂者殆不可胜计.”此应梅村用杜诗“生男”之典的第二重原因,也是更为深层的原因.

如前所述,丁酉科场一案乃清初江南士人遭遇的一场莫大劫难,也可谓当日知识人心目中难以抚平的莫大隐痛.然面对此一隐痛,梅村显然难以“斥言之”,故只能隐含于“生男”一联的下半句“仓颉夜哭”这一奇特意象上.

就《淮南子·本经训》“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这一原典而言,仓颉实象征自古以来以思想启蒙民众的知识人.梅村变换此典为“仓颉夜哭”,亦即“读书人夜哭”之意,实喻指当日特殊思想气候下天下读书之人的吞声而哭.亦即是说,“生男聪明慎莫喜,仓颉夜哭良有以”一联,梅村变《淮南子》古典为“仓颉夜哭”,从而与杜诗“生男”之典的“深意”相结合,实有由吴兆骞一人之冤而尽写当日所有含冤举子之意,从而表达其不仅为吴兆骞而哭,更为所有具智性但却因此遭受操弄权柄之人轻鄙、敌视乃至扼杀而哭的心事.“受患只从读书始.君不见,吴季子!”一句,正用杜诗“君不见”呼告句式,其悲愤难遏之深衷也丝毫无异于老杜!

_四

孟森在详细考论“蔓延几及全国”的丁酉科场案时曾指出:

专制国之用人,铨选与科举等耳……至清代乃兴科场大案,草菅人命,甚至弟兄叔侄,连坐而同科,罪有甚于大逆.无非重加其罔民之力,束缚而驰骤之

易代之际的江南知识人——吴梅村《悲歌赠吴季子》诗“仓颉夜哭”典释证
知识和士子论文格式如何修改

.

就此而言,梅村诗以“白璧青蝇”典所喻指的当日谗语流言横出的非常环境,同时也就是“仓颉夜哭”的环境,一种知识分子无端横遭扼杀且有怨难申的惨酷时代氛围.“吴季子”既实指吴兆骞,也涵括当日科场案发所有无辜牵连被逮者,甚至可以说是易代之际所有不能为清廷所容之知识人的化身.故此,梅村正是借哭赠吴兆骞之诗,以“仓颉夜哭”一新造之典寄寓其对顺治丁酉科场案中天下士子无端遭受横逆之灾的强烈批判,饱含对易代之际知识人、特别是当时尤为清廷所忌的江南士人痛苦生存境遇的深切同情.唯此,全诗末联“受患只从读书始”一语,不仅在涛意表达上有了实际的照应,且相较“人生识字忧患始”(苏轼《石苍舒醉墨堂》)这句早已有之的成言,更多了一份现实的指谓与深切的感喟.

梅村诗好用典.尽管清人赵翼已指出其“好用书卷,而引用不当,往往意为词累”的一面,但同时也非常肯定梅村腹笥深厚,用典“皆典雅,不比后人猎取稗官丛说,以炫新奇”.用典不猎奇取僻,这也正是中国诗用典艺术极注重的一点.就诗中用典而言,宋人即提出“自出己意,借事以相发明”,陈寅恪更指出“用古典以述今事”的关键即在于“异中求同,同中见异,融会异同,混合古今,别造一同异俱冥,今古合流之幻觉”.这也就意味着,越是高明的用典,越会注意“借事”的巧妙,越会追求将其隐秘心事曲折寓含于看似常见的“古典”,从而在“古典”与“今事”之间构成一种若隐若现、言在此而意在彼的极隐秘关联,“同异俱冥,今古合流”,看似援引成言,而实“典中有典”,别有幽怀.梅村此诗,堪谓一个好例.《淮南子》、杜诗、苏轼之成句皆非僻典,但略去“仓颉作书而鬼夜哭”一语中“夜哭”之主语,安之于“仓颉”名下,语序未变,意涵却已是天差

知识专业电大论文如何撰写
预览次数:2636 评说人数:389

地别;再以“生男”之典巧妙的勾连起杜诗“深意”之所在,附之以苏诗成句以为其表,“仓颉夜哭”一典浴火重生,在三个看似关联不多的典语字面之下埋藏其无法遏抑的悲愤心怀,不可谓不巧妙.

或许正因为梅村此诗用典的“委曲”,清人孙鈜《皇清诗选》(康熙二十七年刻本)即评曰:

识字之害人若此,悲愤极矣.然是时天雨粟又是何意?我欲把诗人袖而问之.孙鈜所看到的,应该只是苏诗之成言以及“夜哭”之语源,甚至认为二者意有不协,而并未特别在意梅村“仓颉夜哭”一典紧紧联系着的杜诗之“深意”.或许,追问“天雨粟又是何意”的人永远也不可能注意,而且梅村恰也不希望这样的人

本篇浅论易代之际的江南知识人——吴梅村《悲歌赠吴季子》诗“仓颉夜哭”典释证 论文范文综合参考评定如下
有关论文范文主题研究:关于知识论文格式如何修改大学生适用:硕士论文
相关参考文献下载数量:389写作解决问题:撰写论文格式如何修改
毕业论文开题报告:写作论文目录职称论文适用:中级职称 职称论文怎么写
所属大学生专业类别:知识专业论文格式如何修改论文题目推荐度:最新选题
注意.赵翼尝言,“梅村身阅鼎革,其所咏多有关于时事之大者”,又说“梅村亦可称诗史”[37].缘此,则“仓颉夜哭”之类的典语,又怎可轻易被追问“天雨粟又是何意”的这类人注意、破解?

(该文系笔者所主持之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20世纪诗学考据学史》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12CZW021)

[ 参考文献 ]

1、教师知识转换在旅游管理专业教学中的应用 喻文婕 隋 鑫 教师的知识转化是21世纪教师所必须拥有的解决问题的技术和技能。本文介绍了知识转化的相关知识,并针对旅游管理专业的特点,论述了教师知识转化在旅游管理专业教学中的重要价值,提

2、藏传佛教哲学的存在论、知识论、实践论的辩证统一——《藏传佛教哲学思想研究》之宏观审视[摘要]藏传佛教在继承并创新印度佛教的基础上,形成了融形上学和形下论于一体的佛学体系(亦哲学、亦宗教)。作为宗教哲学它既追求出世又在世间,把出世和在世有机统一起来,是世间的哲学与出世间的哲学的辩证统一

3、共同体与象征母系血缘:《乡土中国》的知识、秩序与道德[摘要]本文试以共同体的视角重新分析费孝通的《乡土中国》。乡土社会是以土地与人之间形成的象征关系为基础的共同体。在封建国家崩解之后,地方宗族衰落,乡村呈现出共同体的格局。共同体具有相对稳定性的文化,行

此篇论文浏览归纳:熟读此篇有关知识和士子方面的论文格式如何修改后,对学生们在撰写本科和硕士毕业论文研究生以及专科毕业生论文知识相关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论文格式以及文献综述模版时会起到帮助。

本篇有关知识和士子毕业论文范文免费供大学生阅读参考-点击更多612152篇知识和士子相关论文开题报告格式范文模版供阅读下载
延伸阅读: 女性健康论文知识产权论文题目知识产权保护的论文法律基础知识论文知识产权课程论文有关法律知识的论文知识产权法相关论文大学生法律知识论文知识产权保护论文关于知识产权法论文
简论社会美论文 论文导语基本要素 论文通行证网 论文评定表 初一七巧板论文 福利制度论文 毕业论文下划线 英美诗歌鉴赏论文 高一春节政治论文 电影紫色的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