筛选: 小学美术教育教学论文 建筑学论文参考文献 心理学c证论文 关于教育论文 三年级班主任论文 全科医学就业论文 学前教育论文投稿 初中化学教师论文 法学论文结构 公共经济学论文题目

【远程教育论文】浅论弗雷德里克·戴木德的人类学研究——访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弗雷德里克·戴木德教授(论文范文题材)

星级: ★★★★ 期刊: 《民族学刊》作者:【美】弗雷德里克·戴木德 答卞思梅 问金静 整理翻译浏览量:4373 论文级别:优秀本章主题:人类学家和人类学原创论文: 5156论文网更新时间:12-27审核稿件编辑:Nick本文版权归属:www.5156chinese.cn 分享次数:3257 评论次数: 1593

导读:如何写好一篇人类学家和人类学方面的论文。希望本篇弗雷德里克·戴木德的人类学研究——访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弗雷德里克·戴木德教授的论文范文会对你的写作构思有所启发以助大学生们轻松完成写作任务。

[摘要]弗雷德里克·戴木德教授结合自己的学术研究背景和研究领域,回顾了自己在库拉圈一带的岛屿进行的民族志田野调查,探讨了水、树、环境、生产与人的生活之关系,戴木德教授强调结构主义对他思考方式的影响,认为索绪尔的“意义始于差异”观点十分重要,在库拉圈岛(Kula Ring)博约瓦(Muyuw)人那里苦(树)与甜(树)之间的差异和区分被运用到对不同树的分类与解释就是典型的例证.戴木德教授告诫人类学研究者必须“在历史典籍方面有所修为才行”;他认为在历史的理解与人类学的理解之间,没有必然的抵牾扞格,只不过人类学家通常还要比历史学家更胜一筹,人类学家最终懂得更多.此观点值得人类学者谨记.

[关键词]弗雷德里克·戴木德(Frederick Damon);人类学研究;田野调查;库拉圈岛(Kula Ring);知识关系

中图分类号:C912。4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9391(2014)05-0078-06

译者简介:金静(1972-),男,重庆人,西南民族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硕士,研究方向:英汉翻译理论与实践.四川 成都610041

卞思梅(下称卞):戴木德先生您好!受西南民族大学《民族学刊》的委托,很高兴能够借您在西南民族大学进行学术讲座的

本篇浅论弗雷德里克·戴木德的人类学研究——访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弗雷德里克·戴木德教授论文范文综合参考评定如下
有关论文范文主题研究:人类学家方面的毕业论文致谢范文大学生适用:研究生毕业论文
相关参考文献下载数量:1409写作解决问题:怎样写毕业论文致谢范文
毕业论文开题报告:远程教育毕业论文开题报告范文职称论文适用:中级工程师职称论文
所属大学生专业类别:人类学家方面毕业论文致谢范文论文题目推荐度:经典标题
机会,对您进行一次专访.我们都知道,您的田野地点主要是在有名的库拉圈一带的岛屿,所以,我们也想从您的学术研究经历开始,了解您思考的问题和研究过程中的变化.

弗雷德里克·戴木德(下称戴木德):“好的.我最开始去南太平洋群岛做民族志调查时,是基于人们把这个岛看着是人体这样一个观念展开的.人们认为岛有头、有脚、有背,还有胃;岛上有个海湾,当地话给它的名字,直译过来就是‘屁股’.我也就是这样直译的,他们认为很滑稽.他们是把这个岛想象 体,但我认为这其中是一个意义丰富的隐喻.或许,我也能让当地人给我更多这类有关该岛地貌的细节词汇,并理解这些表达,但我没有.我知道我对那个海湾的名字的翻译是正确的.我当时想,他们或许认为岛上的雨水流入河中,河水的入海口就象排泄器官,所以命名为屁股,但他们并不这样认为.所以那个话题也就不了了之,我也没有再深究.后来,我转而研究树木,因为一个我非常熟悉的老妪告诉我说,她们用某种树来制造花园和田地用的土肥.田地在岛屿是举足轻重的.就在她告诉我的当儿,我也就意识到树才应该是我的关注焦点.当然,我也会向他人求证那位妇女所说是否属实,结论是她说得没错.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我不仅对Muyuw有了清晰认识,而且也扩展了我对树的理解,因为我现在知道树非常重要.所以我就研究起树来.而当我开始着手研究树时,我就开始反思,我之前对于岛屿的那种有机体式的理解可能是对的,那个海湾正是排泄口,是岛屿上水的出口.这很重要,对水的理解也是有赖于树而呈现与表达的.当地一些人的农作历法,是基于他们对岛上水的流动和潮汐间的关系来解释的.所以我最初的想法是对的,而且,如果我当初多一点耐心深究,也不会不了了之.但我并不介意,因为我通过树的研究已经有极大收获.所以过去的二十年来一直不乏兴奋激动,这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来是因为我涉猎了一种此前一无所知的Muyuw文化.二是我在1995年返回岛上时,我开始真正集中在树之上,而且我告诉我最好的报道人,一位老人,说我想尝试学习有关树的知识.他看着我说,‘很好’,因为他知道到我对树一窍不通,而树又至关重要.我原以为1996年研究可以结束,然后,我才可以实现到2000年我可以学会汉语.但是到了研究接近尾声,大概在1996年的7月底8月初时,我开始把树和船联系起来.”

卞:“是什么启发了你的灵感呢?”

戴木德:“我开始了解最重要的树用于制造最重要的船,树的重要性源自园林和森林的关系.因此,船实际上成就了这些树,树因而人格化,这样那些树就被认为是个女人.就是那些用来造船的树.还记得我讲座里展示过的一张幻灯片吗?其中一张的角落里有一棵树就是那样的.在那张幻灯片下方还有一张幻灯片,是一个男人在伐树.那棵树就被认为是个女人.”

卞:“那树都是女性的,有男性的树吗?”

戴木德:“没有.”

卞:“没有?只有女性的?”

戴木德:“没错,但这其实是个非常有趣的问题.森林里是有雄树的,如果你研究一下树名的词源,就会发现它是男性的,而且它看起来像是雄树,其特征与雌树正好相反.”

卞:“具体来说,哪些特征能辩认树的性别呢?”

戴木德:“雌树会成群在一起生长,这其实是个母系社会.如果到乔林去,你就会找到这样的一棵树,四周还没有打量完,就已经能看到二、三十棵这样的树了.所以雌树是簇拥在一起的,而雄树就很孤单了.在乔林和新生林,雌树都成片生长,雄树分布其间.雄树与雌树的特征非常鲜明.我其实是在一个不常去的村子里弄明白这一点的,有一次,我对村民说,‘这棵树相当女性化,那棵树相当男性化.这棵树应该是雌树,而那棵树该是雄树.’有个男人看着我说,‘真是太奇妙了.’那儿的人认为我很聪明.”

卞:“我有个小问题.有没有以这两种树的结合代表繁殖呢?”

戴木德:“没有.所以说田野调查重要.我又回到我熟悉的村子.他们知道,我对他们的文化知之甚少,我并不聪明.我问他们:‘这是棵雄树,你们认为这是棵雄树吗?’他们说,‘不是,根本不是.’他们并不否认这棵树与另一棵雌树相比,有鲜明的雄性特征,但他们就是否认那是棵雄树.他们很容易就看到了雄树或雌树各自的共同特征,但就是不断言说这是一棵人格化了的树.实际上,令人兴奋的是探究诸如此类的事项,其中一些事项与分类制度的复杂性有关.Muyuw人有自己的分类制度.我知道相关的系列事物之间总是存在类同与相似性.就像他们会认为这棵树具有雌性特征,那棵树具有雄性特征,这就是分类与相似的运用.这对当地人来说是显而易见的,也是我需要去学习的.但我会因此得出推论,认为人们也是以拟人的方式看待树.但他们说,不是这样的,于是我也就开始学习,去理解他们思维模式的情境性.我要回到最初的那个树的故事来讲.1995年,我返回并立即着手研究树的时候,我发现人们故事里说的那种树的运作已经有非常清晰的理解模式.这种树会在土壤中注入甜的物质,然后,植物吸收后便能长得更好.大概一个月后,我得知还有一棵苦树,所以说有甜树还有苦树.当你要建造园林时,你应该尽可能地将种子撒在甜树周围,而应避开苦树.因为甜树会在土壤注入甜的物质,是对植物有好处的,而苦树注入的苦的物质则是有害的.大家都知道这么回事.但在1996年,某一次我回到岛上,的某个时候返回时,我突然发现,那些最精湛的园艺家们会说,不是这么回事.而且他们最终告诉我,他们并不知道甜树是怎样发挥作用的,但是他们知道它在起作用.而苦树并没有往土壤释放有害物质,它们仅仅是不容易砍伐.它们的树皮相当厚,没人想砍伐它,因为它会弄坏斧头,而且它们的根系相当发达.你想在这类树所在之地种植什么,那你先得把这树砍了,然后烧了它,但它还发会发出新枝,而且它的根系还会夺取你种下的作物的养份.有时,人们会告诉我规范模式,而他们又会立马转向说 规范模式并不正确.”

卞:“喔,这很有意思.”

戴木德:“是这样的.这是让我开始意识到这些模式复杂性的一件事.他们从苦涩和甘甜模型中得到的信息是正确的.但是最精通于此的人认识到,这种模式所传达的完整信息,其实并非是对树如何运作的精准描述.在我第一次的田野中,我还没达到这个阶段.当然我确实熟知事物,并且能理解当地人意识的多个层次.”

卞:“那真了不起.”

戴木德:“总之,在整个研究过程中,我一直在与真正的科学家打交道.”

卞:“研究树木的真正科学家.”

戴木德:“地理化学领域的科学家.我也想把收集到的所有植物和泥土纳入质量参数模式,再设法弄清氮和碳的作用以及它们的生理过程.20世纪80年代,也是后现代主义和对西方科学的批判的时代,其中不乏准确的批判.但这一运动同时也否认了人们了解各种事情的能力.我觉得这很愚蠢.所以在我的研究中,我竭力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尽最大可能和自然科学家一起合作.从我的研究里,你们也看到我是如何受益于此的.这种学习必不可少,因为我知道我此时所涉入的,是超出我所受学术训练之外的.所以这实际上有点像做田野调查.”

卞:“你认为这很有帮助.”

戴木德:“是的,有帮助.有些科学家是非常差的报道人.我是喜欢他们的,但他们无法告诉我任何有用的知识.他们啥事儿也解释不清,所以我实际上在他们身上浪费了不少时间.但其中有一个特别的科学家,他与不少人类学家都打过交道.他认为自己是真正的科学家,觉得我们这类学者都不是科学家,但他认为我们有见识.他意识到,我们对资料有连贯性的理解,这使得我们的研究是他所愿意倾听的.他还意识到,大多数生态学家并不了解世人,而他了

弗雷德里克·戴木德的人类学研究——访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弗雷德里克·戴木德教授
人类学家和人类学毕业论文致谢范文

解.且他认为如果不设法理解人所处的地方,便要讨论这个世界,这是多么荒谬.他其实不怎么愿意给我讲太多,但一旦我了解到一些事,并且解释给他听时,他立马振奋起来,所以我能刺激他给出想法.而且,他的热带丛林的经历较少,也非常想向我学习.他想观察我如何探索森林体系.他很吃惊土著人居然会知道一些科学.我最初给他看我关于树的田野报告时,他当即认为,甜树一定是能吸收氮并释放到土壤中.而他觉得惊奇的是,野蛮人可能已经认识到了这一原理,他觉得,他们怎么可能知道呢?

还记得我讲座里展示的那个老人吗,就是那位造船的人?”

卞:“是的,我记得他.”

戴木德:“他已经很老了,无法再像从前那样劳作了.他在年富力强之时,一年会种下6000粒种子,并且留意各处种下的种子,你想想这是什么概念,要涉及多么大量的信息.在开垦园林时,人们要先砍掉原有的树,并烧了它们,所以园林是与原本长在这片土地上的树有关的.所以他们会持续观察微观层面的细节.当然人们不用原子或化学术语来解释事物,他们会用不同种类的树,以及树对园林造成的后果来解释.”

卞:“你刚才告诉了我当地人有关甜树和苦树的解释模式的复杂性,那你和自然科学家们所做的,其实也是在建立你们的解释模式.”

戴木德:“是的,我们的确是在制作模型.我们尝试理解和那些模型有关的各种事物.一个够格的人类学家或者好的科学家都应该看到这样的关系.不过很多人类学家很多科学家都名不副实,他们只顾埋头案牍,从不抬头仰望.”

卞:“你的思考是否与结构主义理论密切相关?”

戴木德:“没错.”

卞:“那能否讲讲结构主义对你的影响?”

戴木德:“结构主义给我的影响,是在于我的思考方式.列维-斯特劳斯从索绪尔那引的一句话,很重要,是‘意义始于差异’.这是结构主义的首要原理.比如,苦与甜之间的差异就是极好的例子.苦与甜的区分,也被运用到对不同树的分类与解释.因为,甜被认为是好的,苦被认为是有害的.所以,树的好坏也被这样的概念所说明.

我第一次阅读《野性的思维》是在19

原创出处:http://www.5156chinese.cn/zhengzhi/1117.html

68年.到了1978年我读研究生的时候,我已经读过六遍了.当然,我也读结构主义其他的理论,包括结构的基本要素、二元思维等,只是对于我所思考的船的问题,《野性的思维》又显得举足轻重了.”

卞:“具体在哪方面?”

戴木德:“列维-斯特劳斯在《野性的思维》的第一章里,区分了“修补匠”和“工程师”.修补匠和工程师的区分,与列维-斯特劳斯作的大多数区分一样,很妙,也即是说,它道出了真实.显然,在这个岛上,造船者更像是修补匠而不是工程师.工程师是从设计模型开始,循序渐进,然后完整地实现这一模型.我的朋友当然有既定的整船形态,但他们却是从伐树做龙骨开始的,这件事是很动态的.我在讲座时谈到造船的步骤,有六个方面,每个方面都有很多不确定因素,而不是既定的.而当船只完成时,你看看到的是一个异常复杂和奢华的产品了.很美观,做工也好.不管怎样,这是不错的研究,我可以给你讲一晚上.总之,1996年,我离开巴布亚新几内亚回家,中途去澳大利亚的堪培拉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拜访一位朋友,克里斯托芬·格里高利(Christopher Gregory),我的一位挚友.他是位举足轻重的人类学家.他的第一本《礼品和商品》(Gifts and Commodities)是非常好的书.总之,我想拜访他.我去见他时,给他说我已经对船的研究做得比较深入了,他说,我该去拜访他的大学的另一个系部的一位学者.这位更年长一些的学者,是一位生物学家,他职业生涯都在观察研究海中的昆虫.不过,他的职位也让他得分出精力来了解和书写太平洋上的航海.他是研究太平洋上各种船只的三、四个专家之一、所以,我想拜访他.

你知道什么是纤维光学(Fiber optics)吗?”

卞:“纤维光学?”

戴木德:“对.这不是个常用词.可以说它是欧洲文明的基础之一.就是他弄清了昆虫能视物与光通过视锥细胞传播有关,他人就从这些发现中创造出了纤维光学.这就是全世界如今何以能够紧密相联的原因所在.”

卞:“哇!你是说……我想确认自己没理解错.也即是说,通过光纤传播光信号其实是基于他对昆虫的研究.这太神奇了!”

戴木德:“对,没错,是这样.因为,你知道,这是人类的一大幸事.我做人类学研究,也跟科学家打交道.他是改变世界的科学家之一.也是他说服我,我必须继续回到岛上去学习有关船的知识.我登门拜访时,他正在他们系外面的一个小餐馆喝咖啡.他问了我一些问题,看我是不是知道一些值得他花时间关心的事.我确实有.直到把我拉进他的办公室,他才发现其实我对太平洋上船只的研究一无所知,但他也很快意识到我比任何人都熟稔这些船.我告诉他:‘我不是水手,我不懂航海’,他却说:‘没错,你是个傻子,但你了解文化,你了解这些树,这些没有人懂.而且等到有人想比你更了解时,这些船都已经从这世上绝迹了,所以你必须回去继续研究.’当时我患上了疟疾,不舒服,也有些消沉.这是我最不愿听到的事,我想赶紧结束那个岛的研究,不再去了.于是我离开堪培拉,飞往新西兰第一大城市奥克兰去拜访另一位朋友.在那里,我们漫步走过奥克兰海事博物馆,有人把我引荐给博物馆的两位馆长.我们在一起闲聊,他们竟然知道有关船的文献,而且是和我做研究的地方的相关的”

卞:“你不知道有这些文献吗?”

戴木德:“我知道所有相关文献,只是对专门关于船的文献没有在意.他们当时也很快意识到,我懂得要比文献里叙述的要多得多.我看到了奥克兰博物馆里一些关于船的趣事.有两只由欧洲人建造的南太平洋岛航船的精确复制品.造船的人造了两艘船,并测试了其中一艘.然而那艘船在大风中被吹散了.他说:‘得,我不打算测试另一艘了.’于是将船卖给了博物馆.对此我一直耿耿于怀,为什么那艘船会吹散呢?这是1996年的事,我意识到我必须回岛上去继续研究.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告诉妻子我要回去,因为她不喜欢……”

卞:“她对此很不安吗?”

戴木德:“没错.”

卞:“第一次她是

人类学家专业远程教育论文如何写
播放次数:2426 评论人数:1409

和你一起去的吗?”

戴木德:“在1993和1995年之间,她去过一阵,所以她知道那的情况.

总之,我明白我必须于1998年回去,当时她和我一道走的.我呆了三个星期左右,花了大量时间研究那些船.1999年我有机会又去了两周.我没有到岛上去,而是去了一个靠近它的城市,大量时间和一个对船熟稔的真正水手在一起.到了2001年,我意识到自己对船已经知之甚多,但却从未真正驾船航行.于是在2002年,我整理好装备又回去了,真正坐船作了次漫长的航行.2005年和2006年,2006年和2007年,我还去做了短期调查;2009年,我和儿子到那里去了两个月,然后去年我又去了.

90年 生了一件事,我在1995年和1996年和一个考古学出身的研究生一起去了那里.我不仅是他的导师,我们还成了好朋友.他来自新西兰,所以对太平洋的古代文化遗迹知之甚详.从他那里,我获悉了大量有关太平洋的历史.当我意识到人们用树来规划时间时,我的整个关于时间的架构发生了变化.我拜访了一个在婆罗洲(印尼人称加里曼丹岛——译者注)工作的人类学家,我问他,那儿的人们关注树多久了?他思索了片刻,算了算,然后说:‘400年.’”

卞:“400年?”

戴木德:“千真万确,是400年.”

卞:“他们是怎么做的呢?”

戴木德:“首先,人们种下一棵树,然后这棵树会与家谱关联起来,于是众多树便构成了一个时间的地图,勾连起各代人.如今Muyuw人不那样做了,他们没有那么长的生命周期,但有的地方还在延续这种方法,象婆罗洲.在婆罗洲他们那样做.你知道,婆罗洲替中国生产燕窝.燕窝来自乔林.婆罗洲的人熟稔禽鸟和森林,于是中国人才买得到燕窝,你知道当地的燕窝出口量是相当大的.

90年代,我对太平洋历史的了解与日俱增,发现太平洋的历史始于福建省.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从云南省辗转到福建省,而后2000年在厦门遇到王铭铭、丁荷生(Keneth Dean)、丁毓玲.丁荷生和王铭铭都说我应该去泉州看看.于是妻子和我去了泉州,呆了两晚,还参观了博物馆.丁毓玲带我们四下转了转.当时我并没有决定要去泉州做调查,但确实在进行下一步的规划.”

卞:“你为什么有此决定呢?我记得你在讲座中说过,你把泉州的船和太平洋的船进行了比较.”

戴木德:“我之前认为,太平洋的情况与云南会有类比关系,但最终发现,二者没有什么真正的联系,真正有关联的是福建省.我需要在福建找到一个具体之地进行研究.我讲座里提到, 6000年前,来自福建海岸线的人到了台湾,又辗转到了太平洋岛屿.无论如何,我已经在南太平洋岛屿上花了四年的时间(田野时间的累计).不管怎样,我琢磨,我对太平洋的了解是我了解任何事的基础,也是增进对中国了解的基础,因为我绝不可能成为一个中国通.”

卞:“将来或有可能.”

戴木德:“当然,但是你要知道,我作此决定是在55岁时,我知道自己已经是个老人家了.我现在不是40岁,而是55岁,当然也不是算太老,但也不年轻了.所以我得找到一个田野地点,这样能让我既有的知识能是个宝库增进新的了解.当然,我也可以在四川,或是云南找到.但我想,考虑福建省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南太平洋的起源在此地.福建正位于一个分界点上,一面是南太平洋,另一面是中国大陆.因此,6000年的历史也正是现代中国经历的历史.”

卞:“没错,南太平洋群岛的历史实际上也是中国的历史.”

戴木德:“没错,不过它们当然也有所不同.我得说,我不知道这会把我引向何方,不过在1991年,我所意识到的是,我那些年长的同事不会再遭遇一个比他们自身还大的研究问题,他们只局限于自身.我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在我身上.所以,我希望有两件事能真正让我全力以赴.一件是形成一整套全新的理论问题,也即有关环境的理论;另一件是能够从这个岛拓展到中国.”

卞:“辗转到福建,泉州.”

戴木德:“其实我一开始只是想到中国,当时我先去的云南,后来才是福建.”

卞:“你没有选择云南,因为太平洋群岛和云南之间没有直接的历史性的联系,但对福建而言,这种联系是非常明显和频繁的.而你觉得再去挖掘云南,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了.”

戴木德:“有这个因素.另一个原因是,6000年前曾经发生在福建海岸线上的事情造就了今天的格局.在历史上,那条海岸线不断向外输送物品和人口,所以它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就成了其结构性的情境.这次可能是这种方式,下次可能就是那种方式,但却总有物品和人口进出,与其他文化关联起来.”

卞:“你说到联系,联系是向外的联系,而你又说,这是结构的一部分.我有点不大理解这一点.因为你在谈混沌的时候也说,混沌也有其秩序和结构.那在我看来,混沌和联系,都是更为开放的,而一谈到结构,让人想到是封闭的和循环的.”

戴木德:“嗯,那是对结构主义的批评,但其实这种批评只是从字面上理解结构主义.《亲属关系的基本结构》一书其实包含着惊人的历史的维度.列维-斯特劳斯把它掩盖起来,所以你几乎看不到,但确实如此.《野性的思维》则是有关转换系统的.他知道,实际上,几乎每一种文化都有自我封闭的倾向:中国与日本大不一样,与印度大为不同.但你们一直相互影响至少有6000年,或许10000年了,对吗?所以,人类的状况是,人们形成了相对来说内部一致的文化体系,但与此同时也与别的文化相互影响.《野性的思维》的核心就是转换系统有关.人们是如何理解这本书的呢?这本书易读,但就是不容易弄清他想说什么.但怎么能读完后说它僵化,说它缺乏时间维度,它是超越了这些的.总之,那部分的结构主义理论绝不是问题.

此外,还有一点要说的是,我念人类学研究生时,人类学家不用懂历史.等我念完研究生,已是世易时移,你得在历史典籍方面有所修为才行.在我做研究的岛上,不可能涉及什么历史维度.在中国完全可以,而且必须涉及,但在那个岛上行不通.当然,尽管在研究考古学的朋友帮助下,我们也了解了一些历史.而我开始教授“美国文化”这门课程时,我涉猎了历史,还利用了所有经典的人类学模型,关于分类、仪式、 礼等等.直至1985年,我认为在历史的理解与人类学的理解之间,没有必然的抵牾扞格,只不过人类学家通常还要比历史学家更胜一筹,人类学家最终懂得更多.这是我的看法.”

卞:好的,戴木德先生,今天的采访就到这里.再次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收稿日期:2014-05-09

[ 参考文献 ]

1、哈尔滨市文化旅游业发展的对策研究 文化旅游是一项以观念创新推动旅游产品开发的创意活动,以实现旅游产业利益最大化和不断发展,其关键在于开发利用各种文化旅游资源,来满足人们对旅游产品和服务的文化需求。将哈尔滨文化旅游业发展的制约因素进行剖

2、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下广西-东盟大旅游文化圈的竞合模式分析 随着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建立与逐渐完善,探讨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下广西-东盟大旅游文化圈的竞合模式极为必要。本文主要对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下广西-东盟大旅游圈的竞合模式进行分析,提出有利于广西-东盟大旅游文

3、体验营销在娘子关乡村旅游业的应用 体验经济时代的到来为各行各业提出了体验营销的要求,而乡村旅游的体验本质决定了该行业更需要体验营销。旅游者的旅游需求正逐渐趋向于深层次参与的体验式旅游。而在山西省阳泉市的娘子关,这个主要发展旅游业的乡村

本篇论文阅览汇总:本文是对正在写作人类学家和人类学有关的远程教育毕业论文范文提供免费阅读,看了本篇文章后对应届生写作者针对如何写人类学家方面的毕业论文范文和开题报告以及论文格式模版排版提供直接帮助。

本篇有关人类学家和人类学毕业论文范文免费供大学生阅读参考-点击更多253831篇人类学家和人类学相关论文开题报告格式范文模版供阅读下载
延伸阅读: 小学语文拼音教学论文优秀小学语文教学论文小学教师职称评定论文小学数学教师毕业论文关于机械的论文社会心理学结课论文初中数学论文答辩有关体育教学论文论文致谢学校心理健康教育论文范文
cg动画论文 口腔论文途径 关于西药中药特性论文 废水处理工艺论文 数字电路学术论文 美食学术论文提纲 毕业论文行间距要求 有关园艺论文 关于秘书的毕业论文 与电化学有关的论文